1.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全部古代言情小說

    • 夫君是個妖孽
      夫君是個妖孽

      作者:何年希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沈千尋迷迷糊糊的睜開惺忪的睡眼,入眼的便是一個古色古香的雕花紅木床,這裏是什麽地方?“大小姐醒了!”一個少年走到床邊,驚喜的喊道,大約是青春期發育變聲的時候,這聲音聽起來有些刺耳,好像是鴨脖被人踩在腳

      小說詳情
    •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作者:小蜜蜂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楚慕昭,你別動我妹妹!”顧青菀情急之後,直呼了當今皇帝的名字。一旁的太監總管臉色一變,上前來就狠狠給了顧青菀一個巴掌。她嬌嫩的小臉上,左右各印著一個紅腫的巴掌印,可笑又狼狽。“放肆!陛下的名字也是你

      小說詳情
    • 邪王寵妃
      邪王寵妃

      作者:煙淼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可現在她改變主意了。蕭瀛讓她成了整個幽州城的笑話,她也要讓他受到同等的羞辱。他蕭瀛和方雪鸢不是相敬如賓嗎?她倒是非常期待當方雪鸢看到蕭瀛和她在一起厮混時,會是怎樣的反應。憑什麽她的命就得那麽賤?憑什麽

      小說詳情
    • 深宮策·青栀傳
      深宮策·青栀傳

      作者:青栀未白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皇城巍峨,伫立在整個京城的中心,沉默而威嚴地安定著天下的民心。大順朝自太宗起,已傳了一百三十余年,到如今的平嘉帝,南蠻上供,北胡休戰,又風調雨順了好些年,正是國泰民安,盛世安穩的時候。如今秋高氣爽的時

      小說詳情
    • 三嫁棄妃:王爺的失寵侍妾
      三嫁棄妃:王爺的失寵侍妾

      作者:婧宸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月夜如夢,萬籁俱寂。身上的男人驟然離身,隨後穿衣,拉開門離去。步奕宸的舉止就像剛剛發生的纏綿不曾發生,那道背影竟是這麽的冰冷。本應該喜慶的新房,這時卻滿室清冷,蘇阡雪的身子不禁抖得更爲厲害,紫眸漸漸迷

      小說詳情
    • 藥引
      藥引

      作者:臨宵月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九州傳聞,鲛人活于東海,泣淚成珠,價值連城;膏脂燃燈,萬年不滅;所織鲛绡,輕若鴻羽;其鱗,可治百病,延年益壽。鲛人肉被剁碎熬粥,一勺勺的喂進上官芸兒的嘴裏,太醫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五天了,躺在病床上的

      小說詳情
    •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瘾!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瘾!

      作者:鳳梓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等到了容王府的大門前,那太監有些驚訝楚九歌不但沒有被容王府的人羞辱,反而成功走進容王府,不過他卻被轟走了。容王府招待她的是容王府的管家容軒,這位管家極爲俊美年輕,完全不比那一個秦少主差。她問道:“你是

      小說詳情
    • 紅顔絆人心
      紅顔絆人心

      作者:糖油粑粑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蘇绯顔聞言反倒笑了,“這麽快就等不及要當王妃了?”她緊盯著柳清清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這輩子我都是璃王妃,而你,這輩子都只是個妾。”“啪!”衛晟剛剛到秦芳院門前,聽到這話,不由分說的沖進來給了蘇绯顔

      小說詳情
    • 透骨生香
      透骨生香

      作者:撒不了瘋就發傻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秦三妞站到地上,拿起了自己的針線籃子,“那好,明天早上就去吧,我自己的東西要帶一些去,”“自然都依你,”秦福根沒想到秦三妞答應的這般痛快,生怕她反悔,連忙賠笑道,“你的東西都由你處置,”秦三妞抿著嘴,

      小說詳情
    • 宮傾玉碎舞輕塵
      宮傾玉碎舞輕塵

      作者:雪夜舞蝶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帝王帝後的大婚之日,滿目是紅彤彤的紅,耳中的鑼鼓從早上到晚上就沒停過。舞輕塵坐在龍鳳大床上,她的脖子被鳳冠壓得有些僵硬,背脊直了一天,到此刻也很僵硬。想動,可——帝後的威儀讓她不能動。今日後,她便是大

      小說詳情
    • 寒煙疏影葉知秋
      寒煙疏影葉知秋

      作者:妲己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再次醒來時,我只感覺自己躺在結實又溫熱的胸膛裏。不知道爲什麽,我心裏一熱,立刻浮現出十殿下的影子。“殿下……”我嘤咛叫著,聲音細弱蚊蠅。“堅持住,不要死。”一道孤冷如山澗溪流的聲音傳進我耳朵裏,我知道

      小說詳情
    • 宮牆難越空長恨
      宮牆難越空長恨

      作者:南柒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眼看著鮮血從林季昕腿間流出,傅意甯心中無限快意。林季昕眼瞧著明黃衣角閃過,她倒在地上,叫嚷起來:“好疼!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不是要沒了?”“妹妹……我求你放過我,放過我的孩子吧。”傅意甯沒有察覺到她

      小說詳情
    • 庶女爲後:廢妃不好惹
      庶女爲後:廢妃不好惹

      作者:小阿妩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鳳天王朝鳳昭帝三十七年三月初八,鳳天王朝的九殿下鳳九幽與宰相府四小姐阮綿綿大婚。大婚當天,烈日當頭。九幽宮外已經圍滿了前來觀禮的賓客,眼中都帶著看好戲的神情。新娘的花轎已經到了九幽宮外,只等九殿下出來

      小說詳情
    • 禍國妖後
      禍國妖後

      作者:執夢婳狸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因爲你還霸占著皇後的位置!而這一切本來是屬于我的!我的!”“屬于你的?呵!當初是誰哭著求我代替她嫁給司空浩宇?就算你想當皇後,關旻兒什麽事?旻兒才三歲!他做錯了什麽,你們居然連他都不放過!”“那個孽

      小說詳情
    • 朕心愛的醜姑娘,請多指教
      朕心愛的醜姑娘,請多指教

      作者:一味相思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阿醜聽得出這是段承鴻的嫡長女、段如蘭的聲音,聽得出這姑娘真真是悲憤到了極點,要不然像她這樣豪門貴族培養出來的大家閨秀是斷斷不會這般無狀哭號的。唉,看來倒黴的人不止她一個。聽聞廢太子是被擡出宗人府的,聽

      小說詳情
    • 日日思君不見君
      日日思君不見君

      作者:柒色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讓開!本宮要見皇上!”一襲鳳袍的司馬月一把推開擋在殿門外的太監,猛地推開了養心殿門。“嗚……皇上,輕點……臣妾疼……”女子嬌柔妩媚的呻吟聲瞬間穿過幽幽大殿傳了過來,不絕于耳!心,驟然一緊!司馬月錯愕

      小說詳情
    • 愛恨茫茫
      愛恨茫茫

      作者:小蜜蜂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嶽瑤光心髒狠狠一疼,失控道:“我的皇後名號是太後親自封的,宮冥修,你沒權削我後位!”“朕何必要削你後位去惹母後不開心?”擡眸,含著幾分殘忍冰冷的笑容,“等你死了,皇後位置,不自然就空了嗎?”嶽瑤光渾身

      小說詳情
    • 塞外紅妝冷
      塞外紅妝冷

      作者:東澤長宮主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看到玉琦鸢魂不守舍的模樣,君寒懿只當是她心虛,更是認定了她的罪名,“與國,與情,你都背叛了朕,朕就算把你千刀萬剮,也不足以解心頭之恨。”他恨恨地拂袖而去,忽然停住腳步,微微側首,“以後,朕愛的女人只有

      小說詳情
    • 雙面皇妃
      雙面皇妃

      作者:東邊雨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早朝殿氣勢逶迤的早朝殿上,隨處可見翺翔雲際或吞雲吐霧的飛龍圖騰。飛龍,是金鎏國的象征,只有皇室才可享用這至高無上的飛龍圖案。大到華麗的衣著,小到扳指配飾,無處不見飛龍圖騰,彰顯富貴霸氣。晨際,當第一縷

      小說詳情
    • 農女成鳳
      農女成鳳

      作者:花滿衣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旁邊的陳氏好像在幫忙,實則幸災樂禍的道,“哎呀,娘,小蟬那丫頭雖然懶惰了一點,也會在廚房偷吃,但是也別這樣揍她啊,反正長大了,也就花費娘一點嫁妝嫁出去而已!”陳氏這樣的說法,自然換來的是房氏更加用力的

      小說詳情
    • 宮深
      宮深

      作者:貓小咪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唐婉兒跟在淩雲身後朝皇陵後的密林而去,“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其實當晚情形你也並不是十分明了?”唐婉兒氣喘籲籲問道。淩雲也不回頭,手中緊握弓箭,冷冷說道:“本王只相信眼睛看到的事實,對于空穴來風向來都要追

      小說詳情
    •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作者:竹喧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厚重的雲彩從天的那頭壓過來。壓得極低,似乎伸手就能摸得著,每一塊雲都像是浸了墨的鐵塊,仿佛下一刻就會墜落下來,瞬間將船打翻。海浪一波高過一波,遠遠望去,林家的船便像是一片落葉隨波起伏,時而在峰頂,時而

      小說詳情
    • 攝政王,太後娘娘要改嫁
      攝政王,太後娘娘要改嫁

      作者:江靈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謝泊煙回到謝府的時候,恰逢謝侯爺再次毒發,還好施救的及時,再次壓住了毒素。“林大夫,您可有找到其他的辦法能夠解毒?”謝泊煙看著昏迷不醒的謝侯爺,滿心的擔憂。林大夫一年前便來了謝府,而這一年,也正是因爲

      小說詳情
    • 冷宮傲妃:王爺請莫追
      冷宮傲妃:王爺請莫追

      作者:無端莫雨分類:古代言情 已完結

      聽到七皇子這三個字,我的臉色瞬間煞白,心髒咚咚的跳動,昨夜的纏綿悱恻如在眼前。折喜繼續壓低聲音道,“其實,我聽說今日永公公和劉嬷嬷會來,完全是昨夜七皇子醉酒後,稀裏糊塗寵幸了一個宮女,而那個宮女後來不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