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0ejo3h"></dd><center id="0ejo3h"></center><q id="0ejo3h"></q><optgroup id="0ejo3h"></optgroup><q id="0ejo3h"></q>
                                        •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現代言情 > 蕭錦絮李聞謹

                                          更新時間:2020-02-11 17:59:09

                                          蕭錦絮李聞謹

                                          蕭錦絮李聞謹 不知南 著

                                          已完結 李長卿蕭輕雪 古代重生情有獨鍾科幻

                                          主角叫李長卿蕭輕雪的小說叫做《蕭錦絮李聞謹》,本小說的作者是不知南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又名《十裏紅妝盼君歸》、《爲你十裏紅妝》幾回腸斷處,風動護花鈴……蕭輕雪是一國公主,李長卿是少年將軍。他許她十裏紅妝,卻因一道叛國聖旨終成陌路。她爲放他衆叛親離,而當他攜手另外一個女子破她家國,她終是...

                                          精彩章節試讀:

                                          聖元二十年春

                                          西域犯陳。

                                          胡人部落首領李長卿舉兵,大破陳國京都,陳國國君及皇後雙雙自缢身亡。

                                          山河破碎,皇宮內亂做一團,除了,那個一身紅嫁衣的女子。

                                          她,便是陳國享遍盛譽的清昀公主,蕭輕雪。

                                          不過此時,她已是一個亡國公主。

                                          她的國,破了,被她心心念念的人,破了。

                                          蕭輕雪無視四處逃竄的宮人,在開的绯豔的桃花樹下流連。

                                          “公主,宮門被破了,快隨奴婢一起逃走吧!”

                                          “哎!你傻了不成?她早瘋了,快走吧,別理她。”

                                          “可是——”

                                          “可是什麽可是,要不是她放走了叛賊,如今陳國也不會被滅。皇上都自盡了,她怎麽還有臉活在世上?走吧!”

                                          旁人的譴責與唾罵,蕭輕雪像是聽不見,只是眼神專注地,撫摸著手中的鈴铛。

                                          “他說,不管多遠,只要風動鈴響,他總能聽見的。”

                                          她喃喃,擡頭望著入眼的漫天绯豔,緩緩勾唇。

                                          “桃花未盡,他回來了。”

                                          明明是春天,可到處是蕭瑟慘敗之景,哭喊漫天,屍骨遍野。

                                          蕭輕雪穿著最華貴的嫁衣,站在城牆之上,精致的妝容下,眼神麻木。

                                          城樓底下,比桃花還要鮮豔妖冶的紅延綿到天際。

                                          血流……成河……

                                          “李長卿,這,便是你要給我看的十裏紅妝麽?”

                                          挺進的鐵騎軍隊,很快臨近都城,只一眼,她就認出了爲首的他。

                                          他的身邊,早已陪伴著另外一位女子,她早有耳聞:

                                          娜雲哲,西域胡人部落大族首領的女兒,是助李長卿攻克陳都的一支重要力量。

                                          李長卿,終究還是攜手他心愛的女子,滅了她的國。

                                          目光相接,一眼已是萬年。

                                          然後,她笑了。

                                          “我心目中的夫婿,是個蓋世英雄。總有一天,他會身披铠甲帶著十裏紅妝來迎娶我。”

                                          當年話猶在,今夕人何如?

                                          “李長卿,你看著嗎?你看著吧……”

                                          她拽緊了手中的護花鈴,緩緩閉眼,兩行清淚落下,嘴角的笑愈發張揚,張開雙臂。

                                          腳下,緩緩動了。

                                          數丈高的城牆上,一抹紅色身影飛躍而下。

                                          史載:

                                          聖元二十年,陳國破,清昀公主蕭輕雪以身殉國。

                                          李長卿登位稱帝,改年號聖元爲致和元年,中原及西域諸部落自此統一。

                                          沁陽宮,前朝清昀公主的寢宮,此時卻是有一衆身著異服侍婢進進出出。

                                          她們,皆是在小心地照料著一位女子。

                                          數日前新帝冊封了皇後與四妃,而這位昏迷的女子,便被封爲了婕妤。

                                          一連數日,床上的女子不曾有蘇醒的迹象。

                                          神思缥缈,夢境更徜徉。

                                          蕭輕雪恍恍惚惚中,好像又看到了似曾相識的場景——

                                          皇宮大殿,五色琉璃燈璀璨,絲竹樂響,群姬起舞,一派和樂。

                                          忽然,樂聲停歇,庭中燈火驟暗。

                                          黑色夜幕下,一衆著白色舞裙的女子,手捧一顆顆夜明珠分隊而進。

                                          珠光溫瑩不灼,淺淺照映著此時的殿堂。

                                          清夜皓月下,花雨紛落,有一仙子反執琵琶,翩然而降。

                                          舞畢,面對她父皇的調笑,女子更是傲然放話:

                                          “我心目中的夫婿,定是個蓋世英雄。總有一天,他會身披铠甲帶著十裏紅妝來迎娶我。”

                                          宴會上,她語出驚人,那般光彩,潋滟不可方物。

                                          座下,一個少年盯著場上的女子,眼中,流光熠熠。

                                          蕭輕雪像是一個旁觀者,看著這一切,心中只余恻然。

                                          畫面突然一轉。

                                          桃花樹下,有人一雙。

                                          那個少年已是一身铠甲,此時他正捂著女子的眼睛。

                                          “還沒好嗎?”

                                          “好了。”他緩緩攤開了手掌,是一個鈴铛,下面,系著一個同心結。

                                          女子臉上的笑在看見他手裏的東西後斂起,拿著這個鈴铛左看右看。

                                          少年一下緊張起來,“怎麽了?不喜歡麽?”

                                          “別的男子送女子禮物都是首飾脂粉的,怎麽到了你這裏,就是一個破鈴铛?”

                                          女子揚起手,作勢要扔。

                                          “可別!”

                                          少年急的趕緊將那鈴铛護在懷裏,“這個呀,是護花鈴。你不是喜歡桃花麽?把它綁在樹上就能驚走鳥兒了,這樣的話,在桃花未落盡前,我就能回來了。”

                                          “你胡說!”

                                          不知是哪句話觸動了女子,她一下紅了眼眶。

                                          “李將軍說,這次出征,短則半年,長則兩三年,等你回來,花都謝了!沙場無情,能不能活著回來都不知道,你還想蒙我!”

                                          “啊雪你別哭,我錯了,我錯了還不成麽?”少年手忙腳亂的安慰。

                                          “李老頭兒都是胡說的,他還要盼著我把你這個兒媳婦兒娶進門的,我們怎麽可能不回來?我答應你,等戰事一結束就跟皇上提親,我還沒有讓你看見十裏紅妝,怎麽能輕易死去?”

                                          女子本是悲傷的情緒被他這麽一插科打诨,又是氣又是羞,一把奪過鈴铛。

                                          “誰要嫁給你!”

                                          “不嫁我啊?好啊,那把鈴铛還給我。”他刮了一下她鼻子作勢要搶鈴铛。

                                          “想得美!”

                                          情景緊接又是一變。

                                          兩年征戰,一朝凱旋。

                                          她本以爲可以嫁得良人,一道通敵賣國的降罪诏生生阻隔了他們。

                                          李家覆滅,九族俱誅。

                                          她不信,可根本無法求自己的父皇收回成命。

                                          無奈,她喬裝成內侍入獄偷偷放了他。

                                          斷腸坡,兩人訣別。

                                          “放了我,你不怕成爲千古罪人麽?”他的表情嘲諷且冷漠,再無了往日的溫柔。

                                          她強忍著心中酸楚,“我信你。”

                                          “信我?呵呵。”他眼中染上悲憤恨意,“可惜你那父皇不信我!李家沒了,整個宗族沒了。只因我身體裏留著一半的胡人血統?他明明早知我身份,可偏偏硬是等到李家軍平定了夷亂之後,你的父皇,我的聖上,好啊,好啊!”

                                          “長卿,你別這樣……”

                                          “別叫我,我受不起,清、昀、公、主。”

                                          女子慘白著臉癱坐在地,可這再也激不起他的任何憐惜。

                                          “我李長卿在此發誓,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父皇的長安城,再!無!長!安!”

                                          他離開了,以這樣決絕的方式,沒有回頭看過她一眼。

                                          可他不知,私自放走他,她承受的,遠遠比他想象的多。

                                          “啪——”

                                          “你這個孽障!放虎歸山,你是要把我陳國亡了才甘心麽!”

                                          她始終沒有擡頭,嘴角嘗到了血腥的鹹澀,只是緊緊握著手中的鈴铛。

                                          “他不會的,不會的……”

                                          “來人,將清昀公主囚于沁陽宮,沒有朕的指令,任何人不准探視。”

                                          “呃——”

                                          腦海中的畫面戛然而止。

                                          蕭輕雪撫著這一刻劇痛的胸口,喘息不止。

                                          “娘娘醒了?娘娘醒了!”

                                          小說《蕭錦絮李聞謹》 第一章 公主殉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代小說
                                          2. 重生小說
                                          3. 情有獨鍾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