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3yht6m"><select id="3yht6m"></select></tbody>
              1.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撈屍人

                更新時間:2020-02-05 17:08:15

                撈屍人

                撈屍人 鬼眼窺天 著

                已完結 陳松徐鳳 古代現代職場對決校園

                主角叫陳松徐鳳的書名叫《撈屍人》,是作者鬼眼窺天最新寫的一本靈異科幻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陳家獨子,撈屍爲生,且聽我爲你講述我的故事……...

                精彩章節試讀:

                “只怕是這樣!”

                我深以爲然,那麽值班工人被掐死也說得過去了,他拿了這塊血魚玉佩,劉柴掐死他,就是爲了這塊玉佩。

                徐鳳皺了皺眉,問道:“那劉柴爲什麽要殺他呢?”

                在徐鳳看來,這個工人拿的不是劉柴的東西,劉柴沒有理由害他。

                我說道:“徐姐,今晚我留下來,我想只要把這血魚玉佩還給它的主人,一切都可以解決了。”

                其實,我心裏也沒底,但是這件事能否完成,不僅關乎我在徐鳳心裏的位置,還關系到可以讓她幫我找十年老公狗。

                徐鳳聽得我的話,她咬了咬牙,竟說道:“陳松,我陪你。”

                我一愣,心裏滿是感動。

                晚上,我和徐鳳就在工地一側呆著,然而什麽也沒發生,淩晨過後,我兩困得不行先後睡了過去。

                “小松,快回家來,你爸不行了!”

                迷迷糊糊中,我聽到爺爺的聲音,我坐起來,發現自已竟然在村口睡著了,爺爺站在我家門口大喊。

                我爸坐在蒸桶裏面,嘴唇發紫渾身哆嗦,看樣子真的不行了。

                我驚慌的往家裏跑。因爲跑得太快,我感覺像是有什麽東西阻礙我前進,我越用力,阻力就越大,我越來越累。

                “爸,你不要丟下我啊,我還沒結婚,你還沒抱孫子。”我不斷大喊,拼命前沖。

                忽然,我心口一熱,眼前的景色飛快散去,耳邊傳來嘩啦啦的浪花聲,還有徐鳳熟悉而焦急的大喊。

                我四下一看,嚇得臉色慘白,原來我跑進河裏,河水已經到了脖子,如果再往前,怕是要被淹死了!

                徐鳳在岸邊一臉焦急,見到我回頭看她,她幾乎是用哭腔喊道:“陳松,你別嚇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你要想不開?”

                “徐姐,我沒事,天太熱想洗澡了。”

                我怕嚇到徐鳳,所以沒說實話,當然我並不是鬼上身,而是被鬼迷了眼,産生幻覺。

                徐鳳松了口氣,讓我趕緊上岸,水裏危險,我點點頭,鬼才呆在這河裏。

                可我正要往回走,忽然感覺什麽東西絆住我的腳。

                我一下子失去平衡滑倒水中,因爲現在是晚上,我也不知道絆住我的是什麽,但是那東西似乎要把我往水深的地方拖。

                我努力的掙紮,卻完全掙脫不了,慌亂中我感覺手掌被劃到,然後那個抓住我的東西飛快的松快了我。

                來不及想爲什麽,我迅速遊上岸,徐鳳一下撲過來說我嚇死她了,以後不准這樣了。

                我安慰說沒事,心裏卻是美滋滋的。

                徐鳳見我發呆,擔心地道:“你看你全身都濕透了,我們先回去你洗個熱水澡,不然感冒了。”

                第一次有女人這麽關心我,而且還是我有好感的女人,我點點頭,和徐鳳回到公寓。

                只是脫了衣服後我發現,胳膊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圖案。

                這圖案特別眼熟,就是之前那塊血魚玉佩的樣子。

                “血魚?”我渾身一涼,趕緊摸脫了的褲兜,血魚玉佩也不見了。

                我嚇得臉色發白,那塊血魚玉佩難道跑我胳膊上了了?

                對于未知,誰都會恐懼。

                忽然,我感覺到心口一陣鑽心的劇痛,然後兩眼一黑,就不知人事了。

                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徐鳳眼中閃過一抹喜色,對我說道:“陳松,你終于醒了,太好了,工地打電話來說劉柴的屍體浮起來了,你昨晚著涼了在家休息,我去看看。”

                等徐鳳再回來的時候,帶來一個中年男人,據徐鳳介紹那是她父親徐重。

                徐重伸出手來對我說道:“陳大師,工地的事多謝你出手,我已經讓秘書准備了二十萬當做謝禮,今晚我在弘揚酒樓請客,陳大師一定要賞臉。”

                “工地的事解決了?”我有些意外,但沒表現出來,只是看向一旁的徐鳳。

                徐鳳見我看她,便語帶責怪地說道:“是這樣的,我爸今天找來一個大師,那大師到了之後說事情已經解決了還讓他白來一趟,埋怨了我爸幾句,陳松你也是的,解決了早上也不告訴姐一聲。”

                我有點尴尬,但也不好說我不知道,就說道:“徐姐你早上走得急,我這不是沒機會告訴你嗎?”

                徐鳳一聽也覺得我說的沒錯,便是有些尴尬。

                我此時說道:“徐姐,二十萬就不必了,但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徐鳳和她爸都是一愣,畢竟我才這麽大點年紀,竟然放著二十萬不要,只要他們幫一個忙,有點說不通。

                徐重馬上說道:“陳大師你說說看什麽忙?”

                我說道:“是這樣的,我爸前些日子病了,需要十年以上的老黑狗狗血,而且要沒動過母狗的老公狗才可以,我希望你們幫我找一只。”

                因爲擔心老爸的病,我一口氣說了出來,只是話語落下後,我發現徐鳳父女倆怪怪的眼神,于是也感覺到不妥之處。

                房間裏氣氛一陣尴尬。

                徐重見慣風浪,很快就恢複過來,對我說道:“你要的黑狗血我認識的那個大師剛好有,但不知道他願不願意給。”

                隨後,我和徐鳳父女去酒店吃飯,不過在酒店等了兩個多小時,徐重接了個電話,卻說他等的人不來了,我們才開動。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徐鳳回來,給我帶來一個血包,說那就是我要找的黑狗血,已經包好了防止凝固。

                我接過黑狗血瞧了一眼,成色比之前我買的黑狗血要深一些,我嚴肅地對徐鳳說道:“徐姐,這關乎我爸性命,你確定這真是十年的黑狗血嗎?”

                徐鳳點頭,“陳松,你放心吧,這黑狗血我親眼見放的,黑狗的主人可心疼了,費了好大勁才得這麽點兒,夠不夠?”

                “我也不知道夠不夠,徐姐,我擔心我爸的病情,這事兒我記下了,以後有機會再報答你。”我鄭重地道。

                徐鳳白了我一眼,“你說的什麽話,要不是你,姐姐這條命早就交代了。”

                本來徐鳳要送我去車站的,不過因爲工地的事忙,所以徐鳳給我定了車票,只能讓她的保镖開車送我去車站。

                來到車站,徐鳳的保镖去取票。

                因爲天氣特別的熱,我把外衣脫了只穿短袖,一眼就看到那條血魚圖案,不由得皺了皺眉。

                忽然有人從後面一把抓住我,說道:“不得了不得了,小夥子你命不久矣啊。”

                小說《撈屍人》 第8章 血魚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代小說
                2. 現代小說
                3. 職場對決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