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abel id="22uup1"></label><span id="22uup1"></span><thead id="22uup1"></thead><small id="22uup1"></small>
      <label id="22uup1"></label><em id="22uup1"></em>
            • <ul id="22uup1"><dd id="22uup1"></dd><del id="22uup1"></del><select id="22uup1"></select><em id="22uup1"></em></ul><label id="22uup1"><pre id="22uup1"></pre><kbd id="22uup1"></kbd><kbd id="22uup1"></kbd><b id="22uup1"></b><tr id="22uup1"></tr></label><tt id="22uup1"><table id="22uup1"></table><th id="22uup1"></th></tt>
              • <u id="t4zg7d"></u><select id="t4zg7d"><q id="t4zg7d"></q><tfoot id="t4zg7d"></tfoot><center id="t4zg7d"></center></select><div id="t4zg7d"><del id="t4zg7d"></del><code id="t4zg7d"></code><table id="t4zg7d"></table></div><address id="t4zg7d"><noframes id="t4zg7d">
                  <dir id="etifof"></dir><em id="etifof"></em>
                    •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重案重啓

                      更新時間:2019-12-25 15:24:17

                      重案重啓

                      重案重啓 無怨 著

                      已完結 李楠陳冷霜 百合情有獨鍾幻想種田

                      主角叫李楠陳冷霜的小說是《重案重啓》,它的作者是無怨最新寫的一本懸疑推理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詳解近二十年間警方定性的數起重案、特案,被一一平反的真實內幕!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天網在追擊,案犯無處逃!緝凶組,講述一名普通辦案民警偵辦冤假錯案的全過程,下面就讓我帶你們走進真實的...

                      精彩章節試讀:

                      很快的,張運在小夢的帶領下,來到了技術科。

                      雖然平時有所交道,但是來這裏,還是他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東摸摸,西瞧瞧,跟沒見過世面一樣,以前聽老實一人,現在參加工作了,總覺得有些油腔滑調的意思。

                      “張運,別亂動。”

                      我瞥了他一眼,反正也沒事兒,就跟他們說明了我倆以前在警校的關系,陳冷霜倒不在意,只是說道:“說吧,你現在想怎麽著。”

                      “很簡單。”

                      我打了個響指,讓張運將監控錄像交給小夢,將當時進出走廊的七個技術科的人都叫出來,我要一一比對。

                      結果張運告訴我,監控錄像不早給技術科了麽?

                      我就皺眉,狐疑的朝著辦公室那邊看了一眼。

                      這會兒的曹振東雖然在埋頭工作,有電腦擋著,不能完全看清,但是他時不時的擡頭,有些發虛,生怕我發生貓膩一樣。

                      監控視頻是很重要的東西,除了有領導的指令之外,想要送到技術科,那必須得是有案子發生的情況才會進行,可是爲什麽會提前到技術科手裏?

                      “怎麽回事?”

                      我看著小夢。

                      小夢有些唯唯諾諾,往辦公室看了一眼,陳冷霜也是機警,立馬起身,擋住了她的視線,安撫道:“小夢,有話就直說,曹科長雖然是你的領導,但是我們卻是這個案子的直接負責人。這案子的重要性相信你是明白的,我希望你能夠全力配合我們,不用管其他的官僚主義,倘若因爲你說錯了什麽話就被穿小鞋了之類的,你信我,我們揪案組決定不會坐視不理。”

                      “我...”

                      “我說李楠啊,你們這都在玩兒什麽?到底要怎樣?我還要回去工作呢,而且你們...”

                      “你給我閉嘴,先待著,待會兒有用得著你的時候。”我打斷了張運,看著小夢,更加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夢,你就別遮遮掩掩的了,紙包不住火,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如果你沒有什麽可隱瞞的,那就按照我們說的做就行了,如果你真的玩兒了什麽貓膩,那我們也會查出來,你這種扭捏的態度,該不會是徐懷仁的死跟你有關吧?或者說是你在暗保什麽人?”

                      “不是不是,我沒有,我真沒有。”一聽見我這樣亂扣帽子,小夢跟嚇破了膽似的極力澄清,其實她也就一小姑娘,剛剛參加工作不久,只是因爲以前在學校表現不錯,尤其是計算機方面,好像有天賦一樣,就進入到了這裏。

                      隨後,在我和陳冷霜的雙管齊下,她最終點頭答應:“成,我幫你們辦。不過我說實話啊,我們科長他...平時不喜歡別人在他的部門指手畫腳,我不是說你們,包括其他部門來我們這兒辦事兒一樣,得按照他的規矩來,他不喜歡的,我們一般也不怎麽摻和,但既然你們都這樣說了,那行吧,我幫你們這一回,只是回頭還希望你們幫我跟科長好好解釋解釋,我喜歡這份工作,不希望因爲...”

                      “好好好,你放心,這點事情還是沒問題的。”

                      總算做通了思想工作。

                      然後他告訴我們,其實監控錄像現在就在曹振東手裏。

                      之所以當時跟張運要了這視頻,按照科長的說法,是上頭的意思。

                      其實都不需要我有這方面的顧慮,局領導們已經知道了廢棄物被焚燒的蹊跷,其實也算是幫忙,就臨時的調用了過來,不過好像研究過程中,也沒有什麽發現什麽特殊的,這事兒就擱置了。

                      現在她去曹振東那裏要監控。

                      我就很納悶兒,這曹振東知道這事兒,還不主動的跟我們說?

                      現在都到這節骨眼上了,他似乎不慌不忙的樣子,本來我並不懷疑他,但是說實話,他在我這裏,真的嫌疑特別大。可唯一一點,當時走廊上的七個人裏,並沒有他。

                      難道真跟他無關?

                      我們在外面等。

                      看著他倆在辦公室各種言談,貌似還有爭吵的意思。

                      小姑娘似乎都要被急哭了,低著頭,沉默不語。

                      最後那曹振東一拍桌子,怒氣沖沖的跑出來,瞪著我倆:“我說李楠,沒必要這麽欺負人吧?我這部門的人都給你用了,現在還要來反調查我們科室的人?真當我是軟柿子好捏的不成?”

                      我看著他手裏還攥著監控錄像,就和顔悅色道:“曹科長您誤會了,我們不是故意來找茬的,事實上我們也沒有任何的過節,犯不著不是?只是你也知道我爲什麽要用這監控,畢竟當時的確有人偷聽我和黃主任的談話,然後審訊室就被人放火燒了,穿過走廊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行凶的人,您先別急著打斷我的話,更何況,我只是照常慣例詢問下,並沒有真的將你們部門的人當成犯罪嫌疑人來對待啊。

                      其實我挺佩服您的,將手下的人都當成自己人看待,這是好事兒,能夠跟著您這樣的好領導,是他們的榮幸。可是,如果這好事兒沒有刨根問底,那我們心裏都有疙瘩,我心裏會想,您是不是在包庇自己的下屬?而您也會懷疑,難道我的人真的有作奸犯科的?這樣我們彼此心裏都有疙瘩,都在一個局子裏面工作,這整天擡頭不見低頭見的,您說,這合適嗎?”

                      “可,我的人,我心裏清楚,都是什麽路數,不可能跟這個案子有關系...”

                      “有沒有關系得調查了才知道。我知道您是科長,您的職位和從警時間比我長得多,換位思考,如果您這樣對我,我也會很不爽的,但是爲了工作,這也沒辦法。這樣吧,咱們也不說其他的了,您就讓我調查一回,如果最後證明是我判斷錯誤,那我給您道歉,不僅僅是當面,而且我還通報全局,給您賠禮道歉您看這樣行嗎?”

                      “這樣嘛...”

                      聽見我這樣說,那曹振東面子有些挂不住,我一個小菜鳥都能夠說成這樣,如果他再不同意,那未免有些太不識趣兒了。不過他這人也不是完全的沒有臉面,想了想,就說道:“那行,監控,我可以給你,我的人,你也可以調查。但是咱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最後調查沒問題,那你李楠不是給我道歉,是給我們技術科的全體人員道歉。不過,話說回來,既然是個賭約,那最後證明的確是我的人有問題,那我...”

                      “那我以後有什麽需求,您就多多幫助我就行了。沒事的,我就一個毛頭小子,道歉就道歉了,可您身份多尊貴,我怎麽可能讓您做出什麽承諾呢?您說是吧?”

                      “你小子,還真會說話。”

                      被我這麽一逗,那曹振東倒是放下了些許的心理包袱,將監控錄像交給了小夢。並且通知技術科的人,隨時待命,等找到了穿過走廊的七個人之後,全部都要帶過來問話,一個都不能少。

                      其實這個猜測我早就有了。

                      當時監控錄像沒有,卻有其他同仁穿過走廊的痕迹,那麽內部人員操作是最有可能的。

                      我有信心,七個人裏面,一定有古怪,否則,違背常理!

                      ……

                      我們在旁觀看。

                      當天,出現在走廊的七個技術科的人,三男四女。

                      目前辦公室有四個人在,還有兩個人休假,已經電話召回。

                      另外一個人,貌似今天鬧肚子,一直在跑廁所,其實剛進來的時候我還見過他,是個小瘦子,這會兒還沒回來,曹振東已經讓人去叫了。

                      說來也巧,在這幾個人裏面,小夢也在其中。

                      然後在所有人到來之前,我們在做著推理和驗算。

                      偷聽者逃跑的時間,是中午十二點半,在前後半個小時的時間裏,七個人之中,只有五個人出現過,也就是說,另外兩個人沒有作案時間,可以排除。

                      等待中,七個人陸續到達。

                      沒有作案時間的兩個人,直接排除在外。

                      恰好的,一個是小夢,一個就是那拉肚子的瘦子。

                      其他五個人都坐在我們面前,准備接受盤問。

                      “那什麽,小李啊,既然小夢和張強倆人沒有作案時間,這案子牽連重大,是不是應該回避一下?”曹振東詢問我。

                      我搖搖頭:“都在吧,萬一有些細節需要核對之類的。”

                      我其實對小夢沒有什麽懷疑,小姑娘給我的感覺就是唯唯諾諾的,並不像偷聽者那樣的高心理素質,至于那瘦子,拉了肚子之後,整個人都是面色蒼白得很,看起來很難受,可是沒有作案時間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內情。

                      後來我和陳冷霜兩人,各自對其他幾個人進行盤問。

                      幾條線操作,首先是走在走廊,動機何在。

                      五個人,大多數都是按照技術科的指令,要麽取文件的,要麽索要器材的,還有去拿外賣的。

                      通過各種比對,發現沒有任何的問題。

                      再者就是在下午一點,老王頭拿走監控視頻後,他們各自都沒有任何其他反應和異常。

                      最後就是,審訊室發生火災,這五個人,都在辦公室裏,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對比過技術科的監控視頻,發現他們的確都在,要說作案時間,他們都沒有。

                      盤問了一大圈,無疾而終。

                      “行了吧小李,這事兒,看來你懷疑錯了。”曹振東都開始打哈欠了,起身站起來,一副勝者姿態的模樣,說道:“我說小夥子,病急也不能亂投醫,案子破不了,就得仔細的去尋找線索,不是死拽著一棵樹不放,這樣是沒用的。”

                      “那曹科長,我們可以走了嗎?我...肚子難受。”

                      那叫張強的瘦子難受的詢問道。

                      陳冷霜也是沒辦法,也張羅著讓大家回去,就在都打算散場的時候,我卻大喊一聲:“都別動!”

                      其實我一直在仔細的盯著監控。

                      剛剛一番盤問,的確是沒有任何的漏洞。

                      但是在我的仔細觀察裏,發現有個細節。

                      那就是在接近下午一點,那就是老王頭來取錄像,審訊室發生大火的前後五分鍾裏,有一道人影穿過,這道人影,低著頭,側著身,無法看清正面,但是身材非常的嬌小,偏瘦,雙手緊緊的攥著什麽東西。

                      對方穿著的服裝,並非是技術科的,至于是哪個部門對了,有待研究。但是在前後幾次走廊的比對中,這個人出現過兩次,有一次就是跟技術科的人打過招呼,明顯是認識的。

                      “這個人,是誰?”

                      我指著屏幕,招呼小夢過來:“小夢,你能給我放大一點嗎?最好能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尤其是對方手中攥著的東西是什麽?快給我看看!”

                      ……

                      小說《重案重啓》 第15章 監控的低頭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百合小說
                      2. 情有獨鍾小說
                      3. 幻想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