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腦間世界

          更新時間:2019-12-22 15:18:23

          腦間世界

          腦間世界 微不二 著

          連載中 齊佳恒 豪門武俠重生總裁

          獨家完整版小說《腦間世界》是微不二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靈異類小說,主角齊佳恒,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位警察,在他漫長的職業生涯當中,必然經曆過許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或許從未有人認真深究過,造成怪事的原因到底是什麽。這裏有一位敏感而又執著的年輕警察,和他的隊友齊佳恒一同經曆了十五個離奇的事件。有些離奇...

          精彩章節試讀:

          1

          傍晚,昏暗的房間。沒有停電,只是房間裏的燈全都沒有打開,唯獨電視機還在工作著。

          我閉著眼睛在休息,但是此刻這個時間,全國絕大部分的電視台都在轉播同一檔新聞節目,這是每天遙控器失靈的固定時間段,無論你怎麽更換頻道,節目內容始終不變。

          而現在,電視屏幕上播放著一組有趣的畫面。

          一顆深黃色的巨大球體,靜靜地漂浮在深藍色的海面上,大大小小的船只艦艇包圍著他,好像在包圍什麽值得捕捉的獵物一般。

          機械觸手從靠近的三艘艦艇上伸了出去,卡在了巨大球體的表面,將它牢牢地固定住。直到此刻,這顆深黃色球體才有了反應,從正上方的一處圓形開口玻璃窗裏,噴出了一股灼熱的白色氣體,那氣體將球體包裹住,好像散發著熱氣的撒尿牛丸。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它當然會噴出這樣的灼熱氣體,因爲這顆巨大的深黃色球體剛剛經曆了1000公裏長度的大氣層遷移,返回艙與空氣劇烈的摩擦讓它從銀白色的金屬光澤變成了一顆燒得發紅發亮的光球,最後降落在海面上變成了現在的這副樣子。

          高溫氣體消散後,艙門打開了。

          整個電視機裏一片寂靜,仿佛人爲靜音了一樣。

          人們都在等待著返回艙裏的東西自己爬出來。

          心髒的跳動告訴了我等待的大概時間。

          半分鍾之後,一只白色的手從艙門大開處伸出,然後是白藍相間宇航服的頭部,胸部,可以看見身體的部分越來越多,最後一位完整的人類從裏面爬了出來。他脫下了宇航服,露出一張全世界人類都認識的臉,朝攝像機揮手示意。

          電視畫面開始震動,我周邊的空氣也開始震動。耳邊不再是寂靜無聲,我歪著頭看了一眼窗外,歡慶勝利的焰火已經在城市的半空中炸響。

          月色如梭,卻比不上這豔麗明亮人類的火苗。

          今天的確是個值得歡慶的日子,剛剛那艘返回艙裏爬出來的人兒,正是第一個親自降臨火星隨後又安全返回的地球人——楊浩。

          此刻,全世界仿佛都在慶祝這一壯舉。爲了這一刻,人類整整准備了七十年。

          1961年,前蘇聯宇航員加加林乘坐宇宙飛船進入太空,繞行地球一周最後成功回到地面。

          1969年,美國宇航員阿姆斯特朗將左腳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月球的土地上,成功登陸月球表面。

          1971年,前蘇聯火星探測器火星三號成功登陸火星,著陸于火星的表面。

          最後是現在,2017年,中國宇航員楊浩乘坐宇宙飛船野馬X號,從地球發射前往火星。

          2020年,楊浩成功登陸距地球大約6000萬千米的火星表面,在那個從未有人類抵達的地方成功留下了屬于人類的痕迹。

          2022年年尾,楊浩成功返航,返回艙墜落于太平洋裏,成功回收。全世界都在收看今天的直播,這是人類首次踏足與地球等級規格完全相同的太陽系行星的活動結尾。

          電視機上的楊浩似乎很乏力,他綿軟無力的手臂揮舞了幾下就放下了,訓練有素的救援人員已經一擁而上,將他從返回艙裏擡了出來,放置在醫療床上,然後乘坐專用的直升飛機離開了海面。

          現場的直播畫面就此結束,鏡頭回到了演播室內。一男一女兩位主持人面對面而坐,臉色绯紅。看得出來,他們都很激動。

          女主播熱切而又激昂的宣布:“這是一個屬于人類的傳奇,也是一個人類新時代的開啓。”

          男主播明顯比女主播更擅長控制自己的情緒,他只是靜靜地補充道:“從今天起,宇宙大航海的時代來臨了。”

          我眯了眯眼睛,閉掉了電視。

          一個星期之後,我聽聞了一個消息。

          楊浩殺了人。

          2

          老實說,剛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也很吃驚。作爲人類的嬌寵,宇航界的弄潮兒,剛剛從探索火星的道路上平安歸來的他,爲何會突然選擇了謀殺?

          這個消息其實很隱秘,沒有多少人知道。因爲楊浩身份的特殊性,所有媒體和負責人都對外保持了緘默,更何況我還聽說,案件的真相並沒有調查清楚,楊浩只是擁有殺人的嫌疑,所以具體凶手到底是不是他,沒有人知道。

          由于現在奉行無罪推定,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檢方必須提出謀殺證據才能夠對楊浩提起謀殺訴訟,所以作爲特殊調查部門的警察,我奉命去調查清楚這件事情。

          案宗已經拿到了手裏,我打開來浏覽著,幾分鍾之後,案件的詳情就已經記在了心裏。老實說,這樣一個簡單的案子,完全沒有仔細調查的必要吧?

          我看了眼旁邊的齊佳恒,詢問道:“案子這麽簡單,還這麽大費周章,莫非還有什麽我們不知道的隱情和秘密?”

          齊佳恒瞥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他就是這樣的人,話少,務實,行動快速,反應敏捷,無論是做殺手還是做警察,他永遠都是最可怕的那一個。

          “下車再說吧。”齊佳恒轉頭又去望向窗外,雨滴打落在窗戶上,順著玻璃斜向下流淌,彙聚在一起消失在車尾。

          天空是陰沉的,大霧籠罩著整個城市,白茫茫的一片,人的可視距離幾乎只有幾十米的距離。這樣的天氣實在不適合出門,更不適合調查案子。

          下雨天氣壓很低,空氣中的含氧量比晴天地上許多,交感神經不興奮,會使人精神消沉,情緒低迷。

          比如現在,我完全提不起興趣去調查那件事實基本上已經很清楚的謀殺案。就算是宇航員,殺了人也並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

          因爲無論他做出了多麽偉大的成就,回歸本身,他也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地球人罷啦。

          3

          犯罪嫌疑人:楊浩,男,35歲,特級航天員,加入航天局之前曾經是集團軍48空師飛行員,少校軍銜。家庭成員一妻一子。

          犯罪事實:23號晚間十一時左右,有人破門而入進入了楊浩的家中,將楊浩的妻子和兒子用利器割喉而死。事後鄰居發現楊家大門敞開,進入屋子發現了情況報警。

          警察趕到時,楊浩就在屋子裏,手中握著一把小刀,神情呆滯,當場被捕。

          刑警調控了小區物業的監控錄像,發現夜間十一時左右進入這棟樓的人只有一位——楊浩自己。

          事情看起來很簡單,凶手就是楊浩,他殺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

          當然,犯罪還需要犯罪動機。

          凶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針對這種情況,我認爲犯罪動機偏向于情感受挫。于是齊佳恒調查了楊浩妻子最近的動向,在酒店的入住信息登記庫裏找到了楊浩殺人的原因。

          在楊浩乘坐飛往火星的這3年中,他的妻子出軌了。

          出軌對象爲妻子的同事,在楊浩不能夠陪伴在妻子身邊的三年中,他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來攻破楊浩妻子的心房,剩下的兩年,隨處可見他們約會的證據。

          現在看來,殺人動機也有了。被女人背叛,所以報複性殺人。順帶連自己的兒子也一起做掉了。

          事情看起來很簡單,但齊佳恒那邊卻有了一點小麻煩。

          犯罪嫌疑人楊浩堅稱自己沒有殺死那兩人,凶手不是他。同時,齊佳恒還在現場的凶器上檢驗到了一組完全莫名的指紋。它不屬于這個三人家庭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殺人現場還找到了幾根頭發絲,DNA檢測對比結果出來以後,情況稍微發生了一些轉變。

          那幾根頭發,並不屬于楊浩。

          也就是說,案發現場,還曾經有其他人存在。這個情況不容忽視,楊浩的話有可能是真的,真凶可能另有其人。

          問題是,真凶到底是誰呢?

          綜合上述情況,我倒是想到了一個人選,把他的信息交給齊佳恒之後,他直接去抓人了。

          一個小時之後,我就在審訊室的魔術鏡外看到了坐在審訊室裏的他。

          王源,楊浩妻子的出軌對象。

          指紋和DNA信息的比對需要幾個小時之後才能夠出結果,齊佳恒決定先審問他,獲得一些證詞。

          “姓名?”

          “王源。”

          “性別?”

          “……”

          “性別!”

          “男。”

          “年齡?”

          “二十八歲。”

          “知道你犯了什麽事情嗎?”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坐立難安,臉色蒼白。

          “不,不知道。”

          齊佳恒嘴角挂起一絲冷笑,這是他面對犯罪分子很常見的表情。通常見到他這麽笑,就意味著他的心底充滿了無數嘲諷的話語。

          “二十二號晚上你在哪裏?”他准備直接詢問結果了。

          “二十二號晚上,在——在——”王源翻著眼睛,不敢和齊佳恒對視,這是很明顯的心虛表現。一般來說,這樣的人下一句話,絕對不可信。

          “在酒吧喝酒。”他編造了一個十分弱智的謊言。

          “是嗎?”齊佳恒用修長的手指敲了敲鐵桌子,“可我這裏有一份證據不是這麽說的。”

          他說的證據是小區的監控錄像,二十二號晚上十點,也就是案發前一個小時,有一個十分特殊的身影走進了楊浩家所在的單元樓。

          王源當晚的確進入過楊浩家,但很奇怪的是,監控錄像並沒有拍攝到他離開的畫面。

          我不知道他是怎麽離開楊浩家的。

          “這個人,是你嗎?”齊佳恒將手上的視頻截圖甩了過去,幾乎甩到了王源臉上。

          王源只看了一眼,冷汗就流下來了。

          “警察先生,我當晚的確去過楊浩家,可是我沒有殺人啊,我沒有!”

          有問題!很有問題!

          我擡頭看了一眼齊佳恒,發現他也回頭瞄了一眼我的位置——當然,坐在魔術鏡那端的他實際上是看不見我的。

          案發之後,警察很快封鎖了現場。鑒于嫌疑人和死者身份特殊,所有消息都未曾披露出去,媒體記者全部封口。唯一知道凶殺案發生的只有那個報警的鄰居,他已經被我們友善地照顧著,不至于走漏消息。

          所以,殺人這件事情,王源是怎麽知道?

          他當晚去過楊浩家,所以一共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王源就是凶手。

          第二,王源親眼目睹了凶手殺人的過程。

          齊佳恒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錄音筆,開始了詢問。

          “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請你如實交代。”

          王源面無血色,臉色慘白,手指扣住鐵桌不放,青筋暴起,瞳孔收縮,雙腳不自覺得外擴——這些全部都是人極度恐慌緊張的表現,我在這裏看得一清二楚。

          “我……我不知道。”他抱著頭,肩膀聳動著,似乎回憶到了什麽可怕的事情。

          可是齊佳恒不會可憐他這副樣子,繼續恐嚇道:“如果你不說出來,謀殺罪可能就會落在你的頭上了。”

          “我沒有殺人,真的沒有啊!殺人的不是我!是另外一個人!”王源聽到這句話,突然發了瘋一樣地站了起來,手舞足蹈,卻被齊佳恒一把按住,重新躺回了椅子上。

          我皺了皺眉眉頭,感覺事情有些不對。

          現在看來,有殺人嫌疑的無非就是兩個人,一個是王源,一個是楊浩。王源主張他沒有殺人,那麽殺人者就是楊浩,可是爲什麽在王源的形容詞裏,他用的竟然是——“另一個人”?

          這一句話的潛台詞好像是,王源不認識凶手!

          作爲全地球第一個登上火星的人類,王源不可能不認識楊浩。

          難道現場還有第三個嫌疑人?

          案情似乎又變得複雜起來了。

          “警官,有煙嗎?”王源近乎是哀求般看了一眼齊佳恒。

          齊佳恒看了他一眼,煙和打火機一齊遞了過去。

          點燃了煙,王源似乎終于冷靜了一些,他吐出一口煙霧,開口講述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4

          楊浩回來了。這件事情全世界都知道。我知道,他妻子也知道。所以她找到我,想要跟我斷絕關系。因爲楊浩已經重新回歸了她的生活,所以她決定將我從她的生活裏剔除掉。

          但我有些不甘心,總覺得到手的東西又飛了。我不願意,所以她開始躲著我,不接我電話,不肯跟我見面。

          沒辦法,我只好找到她家裏去,我要跟她把事情說清楚。

          那天晚上楊浩有一個采訪會,我知道他不在家,所以那天晚上我獨自找到了他家。

          門打開了,是他們的兒子開的門。小家夥很可愛,才六歲,她一看到我有些驚慌,拉著我躲到房間裏問我來幹什麽。我說我不想分手,她有些生氣,讓我不要破壞她的生活。

          可笑,說這句話的時候,早幹嗎去了?

          我管不了這麽多,開始脫她的衣服,她的兒子就在房間外面,所以她也不敢大聲叫,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反抗。

          就在我扯爛她的褲子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我一聽有些慌了,該不會是楊浩回來了吧?她也慌了,連忙找出新衣服穿上,我沒地方躲,就被她推到了房間的窗戶邊上挂著,還好樓不高,只有三樓,不然我自己都得被自己嚇死。

          我趴在窗戶邊上,看著她穿好衣服,打開門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陌生男人,三十多歲的樣子,正抱著她的小兒子。她不認識他,問他是誰,可男人不說話,只是從兜裏掏出了一把刀。

          接下來的事情我都不想再回憶,因爲我自己都嚇得松了手,從窗戶上掉了下去,還好摔在了樓下的綠化帶上,只是扭了腳,沒有額外傷。

          然後我就一瘸一拐地爬走了,我都不敢報警,今晚的事情實在太過可怕,我不想被扯到這樣的事情裏來,所以選擇了沉默。沒想到警察還是找到了我。

          王源的敘述講完,我歎了口氣。

          如果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那麽倒是有些疑點可以解釋了。

          凶手是他和楊浩妻子都不認識的一個人,也就是說並不是楊浩。他的嫌疑已經解除。

          同時監控錄像沒有拍攝到王源離開居民樓的原因也弄清楚了,因爲他並不是從樓梯離開的,而是從樓上一不小心摔下去的。

          當天的情況已經都弄清楚了,問題只是那個殺人的凶手到底是誰,動機爲何?

          這些還需要從別的方面入手。

          齊佳恒將錄音筆關掉,在談話記錄上讓王源簽字。他從審訊室裏出來,將筆錄交給了我:“你怎麽看?”

          我隨便瞄了兩眼:“百分之八十是實話吧。”

          齊佳恒哦了一聲。

          “指紋和DNA比對結果出來了。現場遺落的頭發是王源的沒錯,這一點證明了他的確在當晚到過房間裏。但是,凶器小刀上的指紋卻不屬于他,那個指紋的主人仍舊未知。”我揮了揮手裏的報告,那是剛剛送過來的化驗結果。

          “所以,第三位嫌疑人真的存在。王源的證詞還有指紋都證明了這一點。”齊佳恒說得沒錯,現在人證物證都證明了,凶手另有其人。

          但是,我總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太對勁。

          有一樣證據是和這一推論完全沖突的。

          那就是那份小區安保監控錄像。

          凶殺案發生在晚上的十一點,我們調查了從晚上八點到淩晨一點的監控錄像,進出過這座居民樓的可疑人物只有兩位。

          楊浩和王源。其他人都是正常居住在這裏的居民,並不具有作案嫌疑和動機。

          那麽這個第三位嫌疑人,是怎麽突然出現的?

          監控錄像沒有拍攝到他進入居民樓時的樣子已經很奇怪,難道他離開時也和王源一樣從窗戶那裏跳了出去?

          還有,他殺人的動機是什麽?

          這些完全無法解釋。

          看起來案情還需要仁鼎彩票免费助手的調查。

          5

          齊佳恒調查了楊浩家窗戶正對著的綠化帶,發現了那晚王源離開的腳印痕迹,除此之外,並沒有發現其他人逃走的痕迹。

          他還走訪了居民樓裏的居民,他們均對陌生的三十歲男子沒有印象,就連王源也是一樣,我們讓他對著監控錄像仔仔細細比對了無數次,可是他依舊找不到當日看見的那個男人。

          那個殘忍地殺害了楊浩妻子兒子的凶手,仿佛從人間蒸發了一樣,了無痕迹。我們根本找尋不到關于他的任何線索,唯一能夠證明他存在的,只有那個附著在小刀上的指紋。

          又或者,他從一開始就從未存在過?

          我的心頭突然冒出了這個奇怪的想法。

          這是一種泄氣的表現,找尋不到仁鼎彩票免费助手的線索就開始往不合常理的地方去考慮了。

          齊佳恒依舊那副樣子,不急不緩,沉著淡定。

          “小刀是從男人口袋裏掏出來的,也就是說凶器是他攜帶而來。我們可以從凶器這裏尋找線索。”他分析道。

          我拍了拍腦袋,上路。

          我和他走訪了案發現場附近的所有商店,拿著凶器的照片一家一家跑,一家一家問,答案大都是令人失望的,的確,從這一把不怎麽特殊的小刀身上想要獲得線索實在有些困難。

          我跑了幾十家商店,腿都要折了,依舊沒有問到什麽有用的線索,但是齊佳恒那邊有了點情況。

          一個小店的女主人說,當年晚上十點半,有一個人曾經來過她的店裏,神情怪異,行爲躊躇,最後挑選了一把水果刀,正好和作爲凶器的水果刀完全一樣。

          聽起來似乎挺符合我們要尋找的嫌疑人的線索。

          可是齊佳恒告訴我,那個來買水果刀的並不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而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漂亮女人。

          “你確定?”我吃驚地看著中年女老板。

          難道我們又搞錯了?凶手明明是三十多歲的男人,爲什麽買走凶器的卻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人?這兩人有關系嗎?

          “當然確定啦,那天晚上買水果刀的可不就那一位客人麽。要不是看她是個女孩,那麽晚了我才不敢把刀賣給她呢。怪嚇人的。”店老板絮絮叨叨道。

          我和齊佳恒對視一眼,相顧無言。

          從一開始懷疑楊浩是凶手,到現在接二連三地扯出仁鼎彩票免费助手不同的嫌疑人,爲什麽簡簡單單的案子開始變得如此複雜起來?

          不管怎樣,這個年輕女孩的線索不能丟,這似乎成了我們唯一的希望。我和齊佳恒再一次開始調查起四周所有的監控錄像,想要找到她存在的證明。

          我們找到了,又或者說只找到了一半。

          監控錄像裏,我們的確看到一個穿著時尚的年輕女孩從那家雜貨店裏走了出來,夜色裏上了一輛出租車,再然後,出租車溜走了,女孩也不見了。

          也就是說,我們還得將這輛出租車找出來。

          齊佳恒跑了出租車公司,報出了從監控上掃描到的出租車號,卻被告知查無此號。出租車公司裏,沒有這輛車的登記信息。

          我心中一涼,那輛出租車,是一輛沒有任何登記信息的黑車!

          該死的!我忍不住爆了粗口。

          可是齊佳恒依舊那麽淡定,他找了交通局的朋友,開始在全市所有的交通監控錄像上尋找這輛黑車的線索。這個過程並不簡單,需要耗費長久的時間,而我和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在這等待的過程中,我去見了楊浩。

          6

          楊浩的嫌疑基本被掃清,拘留時限也過了,從拘留所裏放了出來。但他的精神狀態崩潰了,沉默寡言不再說話,整天對著牆壁或者天花板發呆。有人將他送到了條件最好的精神病院,讓他在那裏康複治療。

          我去見他的那個夜晚,正好是平安夜。

          所以我帶了一顆蘋果去見他。

          醫護人員滿面微笑地帶著我走過長長的醫院走廊,在一所堪稱奢華的房子裏見到了楊浩。他躺坐在一張軟皮椅子上,沉默地望著天花板。

          他的面相比起我在電視裏看到的蒼老了許多,臉色有些發黃,胡子冒出了一大茬,眼眶也深深地凹陷了下去,似乎是睡眠不足的原因。當然,無論這件事情發生在誰的身上,都不會有人安心睡著好覺,做著美夢的。

          “病人受到的**太大,所以需要安靜的環境修養。楊浩目前的康複情況良好,過幾天就能夠出院了。”小護士甜甜地笑著,看向楊浩的目光裏全都是崇拜的閃光,“真是辛苦他了,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希望他還能夠重新站起來。”

          是的,作爲人類跨越宇宙領域的精神象征,他必須得站起來。

          “病人不具有暴力傾向,所以我們沒有給他上束縛服,你安心跟他聊會天吧。”小護士丟下這句話,沖我眨了眨眼睛,離開了。

          “平安夜快樂。”我坐到了他的對面,將手中的蘋果放置到我和他之間的小木桌上。

          他聽到了我的聲音,微微收回了揚起的腦袋,依舊沒有說話。

          “砰。”更加巨大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扭過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巨大的落地玻璃外是黑漆漆的璀璨星空,有無數的焰火從地面升騰而起,躥上天空。今天也是個盛大的日子,耶稣聖誕,子夜彌撒,無數人同樣聚在一起歡慶。

          但在我看來,這一場狂歡遠遠沒有一個星期前我看到的那場焰火劇烈。地球人可能有人不信耶稣,但沒有人不認識我面前的這個男人。

          耶稣沒有離開過地球,可我面前的這個男人做到了。

          “你信耶稣嗎?”楊浩突然開口了,這讓我小小地驚喜了一下。小護士說得沒錯,他的康複很順利。

          “不,我是警察。”我用了一個十分巧妙的回答。

          “那爲什麽要帶這個來?”他的目光飄向了桌上的蘋果。

          我無言以對,大街小巷似乎全都是送蘋果的熱潮,我只是跟風潮流而已。

          “上帝創造伊甸園,隨後造出亞當夏娃。蛇誘惑他們吃下了善惡樹上的蘋果,從此被貶落人間。”楊浩在說著一個很普通的故事。

          “我明白,這是《聖經》裏的傳說。”我點頭。

          “不是傳說。”楊浩喃喃道。

          “什麽?”我沒聽太清。

          “我說,這不一定是傳說。”楊浩望著落地窗外的星空,“人類的確從伊甸園被趕了出來。”

          我有些不安,那些醫護人員是不是在他康複期間給他看了什麽不太合適的書,比如《聖經》什麽的,讓他的腦子産生了一些臆想?

          “你可是至今爲止最偉大的宇航員啊。”我提醒道,“火星你都去過了,還信上帝這一套?”

          楊浩突然轉過頭來,死死地看著我:“地球不是我們的家。”

          我吃了一驚,覺得情況有些不妙。他似乎開始胡言亂語了。但爲了緩和他的情緒,我只能順著他的意思說道:“你的意思是?”

          “我不是地球人,不對,應該說,地球原本就沒有人類這種生物。最初地球上的生命不斷進化,在大約兩億四千萬年前出現了恐龍這種生物,它才是地球原本的主人。”

          我一呆,偷偷地笑了下:“可是現在恐龍已經完全滅絕了。”

          楊浩道:“是的,一顆巨大的飛船撞擊了地球,讓大氣環境發生了惡化,恐龍完全滅絕了。這就是人類的由來。”

          我:“你的意思是說,恐龍的滅絕完全是人爲的,原因就是因爲人類從外星降臨,改變了地球?”

          楊浩點頭:“是的,這是一場戰爭,人類剿滅了恐龍成爲了地球上的新主人。”

          我搖頭:“不可能,生物學家都說過,人類是由猿猴進化而來的。”

          “是嗎?”他輕笑。

          “那現在的猴子爲什麽不能夠進化成人了?照這些生物學家的理論,猴子還可以不斷進化,出現新的人類才對。”他提出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

          “這!”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駁,有些想笑,自己竟然辯論不過一個得了臆想症的精神病患者。

          楊浩道:“生物學家的觀點是錯誤的,他們只是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又或者說,他們存在的記憶不足以證明這一點。”

          “所以你想說,地球並不是人類的家,所有的人類都是外星人?”

          “沒錯。我們都是外星人。”

          “你是什麽時候知道這個消息的?”我詢問道。

          他望著天空,辨別了一下方向,指了指東北方的無盡蒼穹:“當我站在火星的地面上的時候。”

          我問:“誰告訴你的?”

          楊浩:“我的兄弟姐妹。”

          “兄弟姐妹?”

          “是的,火星上的生命,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我歪了歪腦袋,感覺不可理喻,地球人全都知道,火星上完全沒有生命。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和人類有什麽共同性。此刻竟然被楊浩劃分成了兄弟姐妹這樣的存在。

          “你是說火星上的外星人?”

          楊浩搖頭:“他們不是外星人,你才是。”

          7

          我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用盡量誇張的表情道:“我才是?”

          “是的,沒有逃出地球的人類,才是外星人。”楊浩確定道。

          我無語了,感覺這次見面是一個失敗的決定。

          這一次輪到楊浩發問了:“還記得我剛剛登陸火星前降落艇發生故障了嗎?”

          我點頭,一年前的新聞上,的確有報道過這件事。在降臨在火星表面的前一刻,楊浩好像承受不住急劇下墜的壓迫力昏迷了,但所幸他很快清醒了過來,重新駕駛著降落艇安全著陸。這在當時的宇航業界似乎立下了傳奇,所有人都在贊歎這位宇航員強大的身體和心理素質。

          “那一次的故障並不是我處理的。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站在火星表面了。”

          “什麽?不是你操控的降落艇?”

          楊浩點頭:“是的,讓降落艇安全著陸的,是我的兄弟。他接管了我的身體。”

          越發荒誕了。

          他的意思是想說,在火星降落之前,有一位火星人接管了他的身體,操控著失控的降落艇安全著陸在了火星表面,然後重新將身體控制權交還給了他?

          “他爲什麽那麽做?”

          “當然是歡迎我的到來。在我踏上火星的那一刻起,我就成功地找到了自己的家,回到了兄弟姐妹們的懷抱。”

          “爲什麽?”我失聲問道。

          是啊,爲什麽,一個偉大的宇航員此刻竟然成爲了一個胡言亂語的瘋子,什麽外星人,什麽兄弟姐妹,看來楊浩真的受到了太多的**,已經沒有基本的常識了。

          “你還不明白嗎?”楊浩鄭重道,“地球是封印人類的枷鎖,只有從地球上離開,踏入別的星球表面,才能夠掙脫自己身上的枷鎖,回到屬于自己的家鄉——伊甸園。”

          我反駁道:“一派胡言,比你早一步登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爲什麽沒有這麽說?”

          楊浩不以爲然:“首先,月球並不屬于太陽系的行星之一,它只是附屬于地球的一顆衛星,登上月球仍舊被困在地球的枷鎖之內,阿姆斯特丹當然並不知曉這個真理。其次,你真的以爲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什麽都沒發現嗎?”

          “他發現了什麽?”

          他道:“1969年,阿姆斯特朗代表美國登上月球,在月球表面插下屬于美國的旗幟,他本想代表美國政府宣布月球的主權屬于美國。但他最後放棄了,只能說出那句至理名言。”

          那句話是什麽,我很清楚。

          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他看到了什麽?”

          楊浩:“不,他什麽都沒有看到。他只是聽到了一句話,所以他害怕了。”

          “什麽?”

          “人類無法在此立足。”

          我吃驚道:“誰說的?”

          “上帝。”

          “上帝?”我冷笑一聲,“哪來的上帝,就算是有,他爲何這麽說?”

          “因爲人類選錯了對象。他們應該朝更遠的星球而去,而不是僅僅停留在月球上故步自封。”

          我的腦子一片混亂,感覺快要被楊浩的奇思妙想給洗腦了。

          “1969年就有美國人登上了月球,可是你再看看其後數十年,近三十年美國沒有再開展過人類登月計劃,不是嗎?科學和技術已經如此成熟,可是爲什麽他們不肯再將人類送往月球上?甚至連人類登陸火星的運輸計劃都故意慢上一拍,讓我們率先嘗試一次。這其中的原因,你知道嗎?”楊浩問。

          我搖頭,有點發懵。

          “因爲他們誤會了上帝的意思,他們以爲上帝不允許他們再讓人踏入其他星球的領土。而我也因此得了一個便宜,成了第一個登陸火星的人。實際上,在踏上火星的那一刻起,我就感受到了上帝的征兆。他告訴我,我作爲人類受苦受難的枷鎖已經解除了,我可以重新回到伊甸園裏去了。”

          我猶豫了下:“你這個故事我怎麽聽起來有些耳熟?”

          楊浩點頭:“鯉魚躍龍門,一躍爲龍。人類只有突破了地球枷鎖,才能夠變回原本的樣子。我知道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很難理解,但人類只要跟我一樣登陸上其他星球,就會明白我說的一切了。”

          我已經徹底迷失在了他的荒誕想法裏。

          “既然你已經找到了家,那爲什麽還要再回地球上來?”

          楊浩:“雖然我可以回到伊甸園,回到兄弟姐妹當中去,但是我有些舍不得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回來,就不打算再走了。”

          我渾身發涼,頭皮打顫,突然覺得有什麽可怕的真相轉瞬即逝。

          “可是他們已經死了。”

          楊浩低下頭:“我知道。”

          “凶手是——”我不知道應該如何描述那個男人,因爲真正見過那個凶手的人只有王源。

          “我知道凶手是誰。”楊浩靜靜道,他的眼角突然流出淚來。

          “是我的兄弟,他跟隨我從火星而來,殺死了他們母子。爲了切斷我在地球上的羁絆,他偷偷控制了我的身體,殺死了他們兩人。這樣一來,我就沒有再留在地球上的必要了。所以,我會跟他們一起再回火星。”

          “什麽!殺死你妻子和兒子的人是——”我一下子慌了神,匆忙站起身卻打翻了身下的椅子。

          “從某些方面來說,是我自己。”他擦了擦眼淚,望著自己的雙手,“是我親手殺死了他們。但我不能認罪,認罪就沒有辦法返回火星了,我還得回去!”

          “不可能,我們有證據表明,凶器上還有額外一組指紋,那並不是屬于你的指紋。你在胡說,凶手並不是你。”

          楊浩擡起頭,看向我,目光陌生得讓我有些恍惚。

          一瞬間,我突然覺得他好像變成了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那雙眼睛,那張臉,那具身軀,絕對不是楊浩本人。

          我突然有一種想要放聲大叫的想法,一種求生的欲望本能的從身體裏迸發了出來。我在害怕,在慌亂,面對一個安靜坐在那裏用目光注視我的男人,我竟然從心底感覺到了恐懼。

          這種感覺僅僅持續了一秒,就消失了。我回過神,楊浩還是那個楊浩,什麽都沒變。只是我自己已經大汗淋漓,手腳發軟。

          “你看,我沒有騙你的。火星人的生命體你沒有辦法用地球人的知識來解釋,簡單來說,他是我,我也是他。”楊浩說。

          “如果,如果這一切是真的。”我顫抖著詢問道,“那你爲什麽想要將這件事說出來,你不怕我告訴給外面的人聽嗎?”

          楊浩望了會桌上的蘋果,抓起它塞進了嘴裏,輕咬了一口:“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名叫傳道者。恭喜你。”

          傳道者。將上帝的道理真義傳遞給人類的特殊人類。

          “你該走了。”他揮了揮手,站起身走到窗台邊駐足,欣賞起窗外四散的焰火,津津有味地咬著手裏的蘋果。

          “謝謝你的蘋果。”他回頭,我卻依稀看到了一張女人的面孔。

          “再見。”我慌忙地逃竄,顧不得將腳邊的垃圾桶都踢翻了。

          8

          出了療養院,我掏出手機,准備給齊佳恒打個電話,卻發現他已經給我打了很多個電話,只是因爲和楊浩的交談太過認真,才沒有感覺到手機的震動。

          我將電話回過去,那邊的齊佳恒用很詭異的口吻說道:“在哪呢?黑車司機找到了,但是事情有些古怪。”

          “我來療養院看了看,我馬上回來。”我攔下一輛出租車,立馬回到警局。

          待客大廳裏,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唾沫飛揚地對著一大堆警察講述著什麽。我走過去,發現齊佳恒也在其中。

          “說出來也是湊巧啊,我自己都萬萬沒有想到呢,那天晚上我竟然能夠拉上楊浩!當時我就想,天啊,真的是他啊!我的媽呀,我得替我女兒要張簽名啊,她可喜歡楊浩啦,我要給她要來張簽名,那她不得高興哭啦……”

          我將齊佳恒從人群裏拉出來,低聲問道:“怎麽回事?”

          齊佳恒搖頭:“這就是那輛黑車的司機,我找他詢問了下當晚的情況,他一下子就想了起來,告訴我,當晚他在那家商店門口拉的人是楊浩!你說這怎麽可能,我們明明對著監控錄像看到是個女人進了他的出租車,可他就是說我們看錯了,當晚絕對是楊浩沒錯,還說他有楊浩的簽名作證據。我已經被他搞瘋了,案子越來越複雜了。”

          我沒有說話,腦子裏卻已經勾勒出了一幅畫面。

          當晚,楊浩從采訪會中回來,突然半路下車,變身成了一個年輕女人,這個女人進入了雜貨店,買了一把水果刀,然後攔下了一輛黑車。在她上車的一瞬間,她又重新變回了楊浩。楊浩下車以後往家走,在經過居民樓監控錄像後到達了家門口,變成了另一個男人,男人掏出兜裏的水果刀,殺死了開門的楊浩妻子和兒子,凶手重新變回了楊浩。楊浩抱著妻子和兒子的屍體愣在現場,被趕來的鄰居發現報警。

          難道,這才是這起案件的真相?

          我不敢相信,卻不得不相信。

          沒有拍到凶手進入居民樓的錄像問題解決了。

          王源看到的凶手不是楊浩的問題也解決了。

          凶手留下了未知指紋的問題也解決了。

          楊浩爲什麽會出現在案發現場被人懷疑的問題也解決了。

          所有的矛盾,所有的沖突,在這樣一個前提下突然變得完美無缺。

          什麽前提?

          楊浩變成了火星人。

          這是真的嗎?人類其實來自于外太空,只是被上帝囚禁于地球之上?只有登陸其他星球,才能夠重新變回外星人的身份?

          “喂喂,發什麽呆?”齊佳恒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苦笑,不知道應該如何將這件事情告訴給他。

          恐怕沒有人會相信我說的這個故事吧。

          “沒什麽,這個案子,差不多已經要成爲懸案了。”我歎氣道。

          齊佳恒不滿道:“又說這樣的話,有這時間還不如去指紋庫比對嫌疑人指紋呢。”

          9

          案件到最後也沒有個結果,我明白,齊佳恒不可能獨自調查出結果來。因爲所有的真相,都在我這裏。

          犯罪嫌疑人楊浩,最後因爲證據不足,免于獲罪,恢複了宇航員身份,在經曆了一段時間的心理療養之後,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

          對于以上這些,大衆一概不知情。能夠知曉這次事件的人,恐怕只有當事人和我這樣的警察了。齊佳恒對這個案子一直念念不忘,我抽空給他認認真真地講述了真相,結果得來的是一句“你逗我玩呢!”的回答。

          是啊,誰會相信這位宇航員已經成爲了一個火星人呢。

          楊浩再一次成爲衆人焦點的時候,已經是五年之後了。那天我正在局子裏吃泡面,就接到了齊佳恒打來的電話。

          “看新聞,看新聞。”他嚷嚷道。

          “什麽?”我順手按了按遙控器。

          屏幕上正循環播放著一艘飛船轟然爆炸,炸成火海的畫面,女主播用悲痛的口吻悼念著這起火星登陸事故中犧牲的宇航員事迹。

          “楊浩。我國著名的宇航員,地球上第一位登陸火星的人類。當他進行我國第二次人類火星登陸計劃時,他乘坐的野馬13號飛船在飛抵火星上空時發生故障,引擎爆炸起火,不幸犧牲,年僅40歲……”

          “咯噔”,我吞了口泡面。

          “還記得他嗎?這家夥又去火星了,唉,作爲一個偉大的宇航員,死在火星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喂,喂,你在聽嗎?”

          在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楊浩對我說過的那句話。

          我們都是外星人!

          小說《腦間世界》 第2章 我們都是外星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武俠小說
          3. 重生小說
          4. 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