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hni740"><fieldset id="hni740"></fieldset><bdo id="hni740"></bdo></center><strike id="hni740"><div id="hni740"></div><kbd id="hni740"></kbd><pre id="hni740"></pre></strike><q id="hni740"><pre id="hni740"></pre><tbody id="hni740"></tbody><th id="hni740"></th><dt id="hni740"></dt></q><small id="hni740"><noframes id="hni740">
      1. <thead id="hni740"><i id="hni740"></i><dfn id="hni740"></dfn><font id="hni740"></font><code id="hni740"></code></thead><ins id="hni740"><style id="hni740"></style><ins id="hni740"></ins></ins><strike id="hni740"><dt id="hni740"></dt><select id="hni740"></select><strike id="hni740"></strike></strike><th id="hni740"><strike id="hni740"></strike><dd id="hni740"></dd><abbr id="hni740"></abbr><dfn id="hni740"></dfn><del id="hni740"></del></th>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守陰人

          更新時間:2019-12-15 09:06:37

          守陰人

          守陰人 鉚釘 著

          連載中 丁甯陳雪 靈異輪回重生遊戲言情

          小說主角是丁甯陳雪的小說叫做《守陰人》,它的作者是鉚釘創作的懸疑推理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爺爺去世的時候,我房間裏挖出一口紅棺,二叔說,裏面裝著我媳婦……...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九章養屍人

          一個村子裏的人,不管平日裏來不來往,誰家養了幾頭牛,幾頭豬,幾只雞都是清清楚楚。

          但這會卻沒有一個人知道村裏原來還有守陰人,都好奇的在做著各種猜測。

          謝廣才和劉二伯開始安排人手,准備挑個日子,把劉大伯送上山。我聽到後叮囑他們,讓他們不要把屍體裝棺,下葬的時候記得頭下腳上。

          劉家人有些不解,我也沒辦法去解釋,只是二叔就這樣埋爺爺和陳瞎子張天德的。

          當然,劉大伯也許可以不這樣下葬,因爲他體內的鬼臉已經被我和李林抓住了。而爺爺他們體內的鬼臉是被封印,現在都還在屍體裏面。

          想到爺爺他們的屍體,我腦海裏閃過一個念頭,但很快就被我壓了下去。

          不是不去想,而是那在我心裏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我見謝廣才一直在忙出忙進,等到下午,他還得招待鄉裏來的人,估計一時半會沒法回家。

          招呼了李林一聲,偷偷的溜出劉家,然後直奔謝廣才家。

          謝廣才的老伴死得早,給他留了個兒子,早些年進了城,後面就沒有在回過村子。事都是發生在我記事前,謝廣才從不提這個兒子,這些都是我從村民嘴裏聽來的。

          我和李林到謝廣才家門口,大門上挂著鎖,院子裏有七八只羊在啃一捆幹包谷草,看樣子謝廣才提前安排好,晚上都不打算回來。

          農村的圍牆都不高,主要的作用就是防止牲畜跑出去,我和李林輕松的就翻了進去。

          院子裏到處都是羊糞,堂屋門上挂著鎖,兩邊的窗子是開著的,但牆裏鑲著拇指粗細的鋼筋籠,鑽不進去。

          二樓的向陽面是竹籬,樓梯口的門也很簡陋,只是有個插銷,李林一抽就把門推開了。

          上面的樓梯入口處,像門簾一樣吊著一塊黑布。

          撬鎖會被發現,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和李林摸到二樓,李林用手推了下黑布,後面沒門,只是裏面漆漆的,什麽都看不見。

          還好我昨晚帶著的手電還在,打開照了下,土樓裏空蕩蕩的,只有正中間停著一口黑色的棺材,應該是謝廣才給自己准備的。

          見不是紅棺,我心裏有些失望,看了眼就准備下樓,但李林拉住我,從我手裏把手電接了過去,探頭照了一下,貓腰就鑽了進去,我也只能跟了上去。

          樓口看不清楚,到裏面我才發現竹籬裏面還覆蓋著一層黑布,弄得整個二樓都不透光,門口的黑布一落下,裏面就伸手不見五指。

          李林才進去就抱著雙手,不停的搓胳膊說:“好冷,怎麽會這麽冷。”

          冷?我怎麽沒感覺?

          短短幾秒,李林就冷得直打哆嗦,吐出來的氣在手電光下都是白霧。

          我眉頭微微一皺,自己一點都感覺不到冷,爲什麽李林會感覺到冷?

          腦海裏靈光一閃,我急忙說:“這裏怕是有陰氣!”

          我被媳婦兒吸了陽氣,體內陰氣偏重,身處陰氣裏也就感覺不到冷。但李林是正常的,被陰氣一沖,自然感覺很冷。

          李林哆嗦著,把手電照在那棺材上。

          遠看棺材沒有什麽特別,靠近後才看到棺材是被棺釘封著的。李林家就是做棺材的,他一眼就認出來那是桃木釘,拉著我往後退了兩步,驚道:“這是一口凶棺。”

          正常死亡的人,棺材釘用的都是鐵釘或是銅釘,但死于非命或是不足五十歲就死的,屬于枉死,死者身上的衣服都不能有金屬紐扣和拉鏈什麽的,棺材上也不能有金屬,棺釘就會用木釘代替。

          但用桃木做釘,裏面的屍體恐怕就不簡單了。

          鬼臉和詐屍我們都見過,也不會怕一口封著的棺材。只是心裏都很好奇,謝廣才家裏怎麽會有一口凶棺?

          裏面裝的又是誰?

          李林靠近後用衣服蒙著手電,光一變弱,黑漆漆的棺材上就出現一道道網狀的,比棺材顔色還要略深的線條。

          “這是雞血墨鬥線啊!”李林驚了一聲,接著說道:“謝廣才這老東西,這是在家裏養了僵屍?”

          聽到是僵屍,我頭皮陣陣發麻。

          詐屍跟僵屍有很大的區別,詐屍,那不過是一具行屍,會吸人氣、掐人。僵屍就不同了,那是要喝人血的,見人就撲,力氣還極大,一步就能蹦出五六米遠,上了年頭的老僵身體更是堅如銅鐵,刀槍不入,道士碰上了都要頭疼。

          我想起李叔跟我說屍魄的時候提到過養屍人,那時他還說村裏沒有養屍人,現在看來,謝廣才恐怕就是養屍人,而且養的還是僵屍。

          李林跟我都不敢亂動棺材,要是不小心放出一具僵屍,整個村都要遭殃。

          紅棺雖然沒找到,但發現謝廣才的身份,讓我越發的覺得牛心村不簡單,那麽多的奇人聚在這裏,有的還隱姓埋名,難道都是爲了陰村?

          媳婦兒的村子裏,到底有什麽?

          土樓上除了一口不敢動的棺材,別無他物。我和李林看過後悄悄的退了出來,順便把腳印也清理了。

          紅棺沒找到,現在還不能讓謝廣才察覺。不過知道了他的身份,我肯定紅棺就在他手裏。

          我和李林剛到樓下,還沒出屋檐,就看到圍牆上有個人翻了進來,李林張嘴就要叫,我急忙捂著他的嘴,快速躲到樓梯底下的隔間裏。

          翻牆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在清水村逃走的劉國柱。

          我們才藏好,劉國柱就上了石坎,他四處看了下,見土樓的門開著,也沒有起疑,一閃身就上了二樓。

          劉國柱的腳步聲進了土樓,李林就小聲說:“他來幹什麽?劉家死了那麽多人,他不回去看看?”

          我也覺得奇怪,他在清水村對**的那些事先不說我不會說,就算說出來,最多也就是兩家人幹一架,也沒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想了想,我說:“他怕是知道謝廣才是凶手,是想在暗中報仇。”

          上面只有一口棺材,劉國柱跟我們一樣,幾分鍾就下了樓。

          我以爲他會撬鎖,但他連堂屋門都沒看一眼就匆匆翻牆離開。

          劉國柱離開一會,我和李林才出來,也准備離開,但我們才從隔間爬出來,就聽到二樓的土樓上傳來咚咚的聲音,像是有人在上面跳來跳去。

          我和李林臉色一下就變了,劉國柱這是把棺材裏的東西放出來了?

          二樓不透光,老僵隨時都可以出棺,而且劉國柱爲了報複,完全有理由會做出這種事。

          咚咚聲來回響了十來秒就停了下來,李林跟我也不敢上去看,要真的是老僵,我們上去就是羊入虎口。我可不認爲憑現在的本事,用玉燈就能對付一具僵屍。

          想了下,我把劉國柱插上的門栓拉了,把門推開一條縫,然後和李林翻牆出來。到外面看了眼挂在天邊的太陽,我跟李林說:“這事我們得讓謝廣才知道才行,不然真是老僵出棺,天一黑,全村人都得遭殃。”

          李林說:“這樣我們不就暴露了?就算不暴露,這老家夥恐怕也會提防。”

          我說:“我們自然不能暴露,但有人進了他家的事,或許可以讓他著急的去處理紅棺,反而會讓我們盡早知道紅棺的下落。”

          說完,我想了想,看著李林說:“你不是跟方小甜關系很好嗎?她家就在謝廣才家旁邊,等會你去把她叫出來,讓她去告訴謝廣才,就說看到有人翻牆進了他家。”

          方小甜跟李林同歲,沒見著陳雪之前,李林整天念叨著要娶人家做老婆,結果陳雪一出現,他提都不提方小甜了。

          童年的愛慕很天真,卻也是最美好的東西。好比李林對陳雪的愛慕,也許他自己都知道,歲數相差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泡沫沒破之前,它都是漂亮的。

          李林不太情願,我推著他不斷慫恿,他才不情願的去敲方小甜家的門。

          方小甜的爹媽都在劉國柱家幫忙,家裏就她和方奶奶,不過我還是沒露面,躲在遠處。

          不一會李林回來,方小甜則是出門去了劉國柱家。

          我們沒有跟著去,而是在謝廣才家外面的包谷地裏躲著。二十多分鍾後,謝廣才就急匆匆的趕了回來。

          他只要回到家裏,見到樓口的門是開著的,肯定會第一時間去檢查棺材。我擔心的是劉國柱真把老僵放出來,謝廣才能不能對付得了。

          心裏擔心,但大白天的,我們也不敢去扒著圍牆。謝廣才回去後,他家裏也很平靜,而且十來分鍾他就冷著臉出門,依舊去了劉國柱家。我估計是鄉裏的人來了,不然他不會那麽著急離開。

          我見他安全出來,懸著的心才落了回去。過了十來分鍾,我們也去了劉國柱家裏,二叔已經回來了,劉家的堂屋門前一群村民翹首以盼,劉二伯則是緊張的站在窗口等著。

          守陰人被二叔請來了?

          我和李林擠到了最前面,扒著窗子要偷看,結果被劉二伯推了回來,說小孩子不能亂看,一看走陰就不靈了。

          他不讓看,我和李林也沒辦法,只是心如貓抓。問周圍的人二叔請來的走陰人是誰。

          結果那村民說二叔請來的人很神秘,帶著鬥笠和面紗,看不見臉,但從穿著來看,應該是個女孩。

          李林一聽,在我耳邊小聲說:“丁甯哥,該不會是你媽吧?”

          我瞪了他一眼,讓他不要胡說。我們在劉家等了半個多小時,去謝廣才家來回差不多有一個小時。要是我媽,二叔沒必要去那麽久。

          小說《守陰人》 第十九章 養屍人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遊戲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