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92t0pe"><dt id="92t0pe"></dt><center id="92t0pe"></center></ol>
              1. <bdo id="i4aih3"></bdo><legend id="i4aih3"></legend><th id="i4aih3"></th><font id="i4aih3"></font>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曆史軍事 > 鐵血春秋

                  更新時間:2019-11-23 11:50:51

                  鐵血春秋

                  鐵血春秋 平老夫子 著

                  連載中 肖梅關振海 青春宮廷仙俠豪門

                  小說主角是肖梅關振海的小說是《鐵血春秋》,是作者平老夫子傾心創作的一本曆史軍事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盧溝橋的炮聲,把中華大地推向了血火深淵。蓄謀已久的日寇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在平津保衛戰中,二十九軍某部騎兵在其營長關振海的率領下奮勇殺敵,最後敗逃的殘部在撤往保定途中,又叠逢變故,...

                  精彩章節試讀:

                  “雙龍洞又來了一夥強人,很可能是土匪。”

                  這個消息,很快在兩龍山的人們中傳開了,大家都紛紛義論這事。

                  雙龍洞是一個天生的大溶洞,在兩龍山主峰東邊的半山腰上,這裏分布著大小不一好幾個山洞群,能住人的山洞就有二十多個,其中最大的一個就是雙龍洞。

                  這雙龍洞的洞口高一仗有余,寬不足一仗,裏面非常寬敞,而且還洞中有洞,可能是經過了刻意的修整,山洞裏的地面和洞壁都很平坦。

                  如果在二十多年以前,兩龍山有土匪並不稀奇事,因爲那時候的兩龍山,一直就是土匪盤踞的所在,只是到了最近的二十多年,這裏才沒有土匪了。

                  在雙龍洞周圍的谷地中,分布著大大小小二十來個村落,最大的村子也就兩百余人口,小的村子只有幾十人,最小的就三兩戶,十來個人,還有一部分零星散住各處的山民,全部加在一起,充其量也不到兩千人。

                  雙龍洞東邊的龍須溝,距雙龍洞三公裏是兩龍山地盤最大,人口也最多的一個村莊,有百十來戶居民,有的還是土匪的後代,他們靠耕種山溝裏的水田和山坡上旱地養家,不少人在農閑時上山燒碳打獵,采集些山貨藥材賣給山貨商販,換回物品維持家用,日子過的雖然清苦,倒也安甯自在。

                  以前這裏有土匪,雖然土匪也講究‘兔子不食窩邊草’,可到了逢年過節或他們“生意”不順當的時候,“窩邊草”也就免不了要遭些禍殃。

                  自從民國以來,官兵幾次凶狠的剿殺,這裏的土匪早已絕迹,現在忽然又來了這麽一夥來曆不明的人,把雙龍洞占住了,怎麽不讓他們擔心呢。

                  他們不知道現在這夥人是不是土匪,平靜的生活還能不能維持下去?

                  其實這裏的人們並不能確定,住在雙龍洞的人就一定是土匪,因爲他們看到的是一夥穿的衣服五花八門,破爛不堪,還有好些人受了傷,他們還有二十多匹馬駝著鍋竈和傷員,土匪可不是這模樣,他們的言行也不像土匪,倒像一支路過此地的正規軍隊,可他們在雙龍洞住下以後,卻沒有馬上離開的意思。

                  所以他們在土匪前面,加上了“很可能是”四個字。

                  如果這些人不是土匪,爲什麽又要來兩龍山占據雙龍洞呢?

                  這個雙龍洞,以前不就是土匪的住地方麽。

                  如果這些人真是土匪,都二十多天了,他們卻沒來騷擾村民,只是時不時的有三五個人,到村裏買些柴米油鹽,肉食菜蔬,毛巾夷子什麽的,而且從來都是公平論價按價給錢,對老百姓也很規矩,說話都不那麽凶橫霸道。

                  不僅如此,還有讓他們不解的事。

                  他們自己身上穿著破爛,卻還願意救濟窮人,有人親眼見過,他們下山置辦物品的頭目,會給街上的乞丐給些施舍,村裏最貧窮的人家,有好幾家都得到過他們的資助,倒把老鄉們弄的莫名其妙。

                  這些人平時住在雙龍洞,從來就不見他們到村裏惹是生非。

                  這樣的一夥人,會是土匪嗎?

                  雙龍洞附近的老鄉,剛開始並不敢與他們來往,後來發現,這幾十個兵不像兵匪不像匪的人,對他們沒有惡意,跟他們碰上了還會點頭打招呼。

                  特別讓人們想不到的是,挨雙龍洞最近的幾家人,都成了他們的幫工。

                  最先被去的是何老伯家老兩口,被他們請去做飯當夥夫。

                  接著他們又找了幾個女人,給他們做縫補洗涮的差事。

                  據說,他們請的幫工,不分男女,同樣管吃給工錢。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向獵戶們買獵物,天天酒肉不離。

                  後來就自己進山打獵,雖然算不得打獵的高手,但槍法卻很准。

                  兩龍山上的獵戶們,很快就跟他們混熟了,第一個膽大的,自然是何老伯家的老大何小山,竟然經常跟他們一起打獵,一起喝酒吃野味。

                  何小山家與雙龍洞,只隔著一道小河溝,他的爺爺何萬清,以前就是這山上的土匪小頭目,後來金盆洗手了,卻在這裏落戶安家,這才有了何小山三弟兄和兩個姐妹一大家子,也才有了何小山這個出類拔萃的人物。

                  二十四歲的何小山,身材並不怎麽魁偉,相貌也不怎麽出衆,卻是兩龍山上名氣最大的獵手,他身手敏捷,功夫不錯,攀岩附壁,是他的拿手好戲。

                  他的槍法更是了得,打獵時不用瞄,擡手就摟火,百發九十九中。

                  何小山有個特性就是好奇,凡是新鮮事物,他一定要探個究竟。

                  聽說兩龍山來了土匪,沒過幾天,何小山就跑來看稀奇。

                  那天上午,他來到雙龍洞的時候,那夥人正躺在洞外曬太陽。

                  爲首的是個大高個,一看何小山的神態,就知他是個不一般的人物。

                  他招手把何小山叫到跟前,問道:“你叫什麽名字,是幹什麽活路的?”

                  何小山回答:“我叫何小山,打獵的,你問這個幹什麽?”

                  大高個說:“我看你眼露精光,氣度不凡,是個打獵的高手,想不到這兩龍山的水土,還能養出你這樣的人物,我們在這裏住著,你害怕嗎?”

                  何小山受了稱贊,並不買賬,卻瞪著眼睛反問道:“你們是什麽人?”

                  大高個指著身上破爛的軍服說:“沒看見我們是國軍嗎?”

                  李三槍說:“你們既是國軍,不去打日本人,跑這裏來幹什麽?”

                  大高個說:“別提了,我們的部隊被鬼子打散了,先來這裏避一避。”

                  何小山問:“來了就不走了吧?”

                  大高個笑了笑道:“這地方確實不錯,青山綠水,水都是甜的,如果真能長期在這裏住下去,倒是自由自在輕松快活了。可我們沒這個福氣,我們在這裏只是暫時休整,等有了大部隊的消息,我們就回去了。”

                  何小山覺得這當兵的挺和氣,便問:“你是他們的長官吧?”

                  大高個又笑了笑說:“怎麽,你看著不像?”

                  何小山搖了搖頭:“你們不會搶老百姓吧?”

                  大高個說:“我們國軍部隊不會騷攪百姓,也不會禍害鄉鄰,等我的弟兄們養好了傷,找著了大部隊就走,你告訴鄉親們不必驚慌害怕。”

                  既然是國軍的部隊,當然就不是土匪了。

                  可不管怎樣,他們忽然就住進了雙龍洞,總是讓人不放心的,他們自稱是國軍的部隊,卻又住到土匪的山洞裏,鄉親們總覺得有些奇怪。

                  其實不必賣關子,這夥人當然不是土匪,他們原本就是:國民革命軍二十九軍五一三旅直屬騎兵營幸存的官兵,怎麽會是土匪呢!

                  他們來到這裏並住在了雙龍洞,實在是因爲他們無路可走。

                  由于二十九軍保衛北平兵敗,騎兵營與大部隊失去聯系,在保護旅長馬元英撤往保定途中,馬元英傷重不治中途殒命,他們在神泉堡休整時,又與守備團團長劉子明結下梁子,被逼成了“叛軍”,不得不在崇山峻嶺之中披荊斬棘,三個多月輾轉千余裏,曆盡了千辛萬苦,最後剩下三十六人騎,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個可以暫時落腳棲身的地方,他們看上了這個風水寶地,自然就住下了。

                  他們看中了這裏,並不是要當土匪,也不是逃脫戰陣,更不是來這地方遊山玩水看風景,他們是要躲避災難,在這裏一邊休整,一邊打探消息,等待機會重返二十九軍,他們要報效國家再上戰場,與日寇再決一雌雄。

                  他們不是要去保定尋找伍飛鵬參謀長麽,怎麽又跑到兩龍山來了呢?

                  他們爲什麽會來到這裏,說起這個中原因,著實令人心酸。

                  這話說來就長了,三言兩語是說不明白的。

                  四個月前,他們從小樹溝出發,一路饑餐渴飲,夜宿曉行,在山間坎坷的羊腸小道上,牽著他們的戰馬翻山越嶺,淌水過溝地走了七八天,好不容易到達了老鄉們指引的神泉堡,可他們發現,這裏並不能直接到達保定。

                  神泉堡是太行山東邊山腳下的一個村鎮,距保定還有好幾天路程。

                  就在他們轉山溝的幾天之內,山下已經淪陷,到處都是日占區。

                  通往保定的大道小路,都必須穿越日占區,日軍封鎖非常嚴密。他們在這裏人生地不熟的,幾十人馬目標太大,根本繞不過日軍的封鎖線。

                  他們原本是二十九軍一支骁勇善戰,視死如歸的騎兵隊伍,並不懼怕與日本人真刀真槍的厮殺,可這十幾天在山上又累又餓又不能好好休息,最要命的是他們沒有子彈了,如果碰上日軍,雖然不會束手就擒,但也難逃一死。

                  他們不能白白送死,自然要躲過被日軍占領的地方。

                  神泉堡的人說,要去保定,還要繞道太行山,翻過幾道山梁,再順著一條山溝往東下山,繞到金雞嶺才能到保定,還要多走百余裏山路。

                  這個時候,日軍正在大踏步地向南推進,前鋒已距保定不遠,但保定還有國民黨三戰區的部隊在那裏駐守,日本人要拿下保定,也不那麽容易。

                  他們原以爲到了神泉堡,再到保定就快了,到保定找到參謀長,也就算是苦盡甜來回到了部隊,再也不用爬山越嶺了,結果卻是高興得太早。

                  這時候還要去保定,就得准備在崇山峻嶺中再吃苦頭,百余裏山路說不定要走上四五天,更糟糕的是,小樹溝老鄉湊給他們的錢糧已經告盡,接下來四五天的吃喝要自己想辦法,四十多人二十幾匹馬的吃喝,可不是三瓜兩棗馬馬虎虎能對付得過去的,誰也不知道有什麽辦法能解決吃喝問題。

                  于是,關振海決定先在神泉堡住下來,想辦法籌措些盤纏再說。

                  他們在村西一座破廟裏安頓下來,關振海派江龍和遊大勇,化妝成老百姓去東邊打探消息,張重陽帶著大家在破廟裏休息,自己則帶著劉仕成,去村裏找村長保長們交涉,先弄些吃的,說不得再拿兩匹馬去換些盤纏。

                  神泉堡是個大村莊,村長姓李,是個讀過私孰,有些見識的人。

                  李村長得知他們是二十九軍的部隊,因與日軍作戰落敗到此,聽說他們被日軍三番五次追殺,一個好幾百人的騎兵營,死的死傷的傷,現在就剩下這麽四十幾個殘兵敗將,要去保定尋找部隊,要拿馬匹換盤纏,表示願意幫忙。

                  他一邊叫人爲他們准備飯菜,一邊召集村裏的鄉紳名望,商量爲落難的騎兵官兵籌措錢糧,等騎兵們吃過飯,事情也就有了結果。

                  這個神泉堡雖然地處太行山東邊山腳,卻曆來是這一帶山上山下物資交流的通衢大鎮,南來北往的客商不少,消息自然也就十分靈通。

                  這裏人們已經知道通縣失陷,國軍已經敗退,他們聽逃難的人說,日本士兵就像野獸一般,所到之處,燒殺搶掠,奸殺女人,凶殘無比。

                  原本在這裏經商的人,早已巻起鋪蓋往南跑了,鎮上的人也提心吊膽,時刻准備往山裏躲避,要不是這裏地處偏僻,他們也早已上了山。

                  李村長告訴關振海說“你們是騎兵,騎兵沒有戰馬怎麽打仗,日本人所到之處殺人放火**擄搶的事,我們已經知道了,有人親眼看到過,涿州在兩天前就已經被日本人占了,說不定哪天就打過來,大家都說,與其讓日本人搶走,還不如捐給我們自己的抗日軍隊好,也算我們爲抗日做了點貢獻。”

                  他還告訴關振海說:“所需盤纏不成問題,我們正在收集。你們這一路也夠辛苦的了,就在敝村多住兩日,容我們對抗日將士略表搞勞之意。”

                  關振海沒到想老鄉們如此康慨,不禁非常感動,連忙稱謝道:“鄉親們的深情厚意我們受之有愧,鄉親們的盛情,我們定當牢記,所借錢糧物品,我們留下字據以爲憑證,日後若有機會,一定加倍奉還。等我們到了保定,只要能找到我們的旅部和大部隊,我們將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不負鄉親們的厚望。”

                  村長忙搖手道:“長官說這話就見外了,國家有難,局勢不穩,日軍不知那一天說來就來了,這些東西不給你們,也會被日本人搶走,還不如給了自己的軍隊心裏痛快,再說了,我等百姓也要爲抗戰出點力不是。”

                  村長深明大義,讓關振海很是感動,決定在這裏先休整幾天,這段時間弟兄們也很疲勞,正好借此機會養精蓄銳,就是馬匹也要好好洗喂了。

                  爲了防止與日軍突然遭遇,江龍和遊大勇每天都要出去打探消息。

                  讓關振海欣慰的是,鬼子沒來這裏,讓他們好好歇息了兩天,李村長帶著一夥年輕人,把老鄉們捐贈的錢糧衣物,都送到了破廟的大廳裏。

                  張重陽和劉士成,將錢糧打包收好,衣物則分給大家洗換。

                  關振海決定再休息一天,便動身趕路。

                  可就在這天天剛擦黑時,騎兵們剛剛吃過晚飯,正准備休息,忽然就聽得村莊的東邊響起了槍聲,街上的老鄉們也紛紛嚷嚷的亂作一團。

                  關振海情知有異,忙叫張重陽帶著二十幾個弟兄守住破廟,自己則和彭定軍各帶十來個弟兄,分兵兩路,從兩個方向往村子東邊包抄過去。

                  關振海剛到村口,就見李村長帶著一大群老鄉往這邊跑了過來。

                  “出什麽事了,是不是日本人來了?”關振海攔住村長問道。

                  “不是,是中央軍搶劫。”村長指著東邊說,“他們不講理,要錢要糧要金銀珠寶不說,連女人也要,這不,還開槍打死人了。”

                  “他們有多少人?”關振海一聽就火冒三丈。

                  “黑燈瞎火的沒看清楚,有十幾個吧。”

                  關振海一揮手道:“大勇帶幾個人趕快繞過去,別讓他們跑了,我們從前面過去堵住他們,我倒要看看,他們是什麽兵,簡直無法無天了。”

                  他們悄悄跑到東街,果然看見一夥衣冠不整,荷槍實彈的國軍士兵,打著燈籠火把,明火執仗的,正在挨家挨戶滿街搜搶財物,看這光景,就像古代的羽林軍奉了皇帝的聖旨,正在名正言順的捉拿欽犯一樣。

                  老鄉們都被他們嚇跑了,他們挨家搜尋的,都是大洋、金銀器具、綢緞皮毛等貴重物品,街上有好幾家商號店鋪,被他們翻箱倒櫃的洗劫一空。

                  還有沿街十多戶村民家裏也遭搜搶,哭聲叫聲喝罵聲鬧成一片。

                  關振海一看不由怒火中燒,拔槍朝天放了幾槍,大喝一聲:“你們這些**的,目無法紀,竟敢搶劫民財,本營長命令你們,都給我滾出來!”

                  正在翻箱倒櫃的散兵遊勇,聽到槍響並沒當回事,可一句“本營長命令你們滾出來”,到把他們嚇了一大跳,當兵的啥也不怕,就怕官兒大,軍隊裏才是真正官大一級壓死人,隨便一句話都是‘軍令’如山倒。

                  正在搜刮財物的散兵遊勇,慌慌張張的從民房裏跑出來,一看騎兵們荷槍實彈的陣勢就想跑,卻被趕來的遊大勇擋了回來,他們手中的武器,也被遊大勇的弟兄們給下了,只好乖乖地站在一堆,誰也不敢亂說亂動。

                  “你們是那一部分的?爲首的出來答話。”關振海厲聲問道。

                  一個少尉站了出來說;“我們是徐水守備團的。”

                  “堂堂國軍守備團的軍人,竟敢搶劫百姓,該當何罪!”

                  少尉卻反問:“這些東西我們不收走,難道還要留給日本人?”

                  關振海罵道:“放你娘的狗屁,日本人還沒來,你們到有理了。”

                  少尉說:“長官不知道嗎,徐水都失守了,我們的部隊被打散了。”

                  關振海聽了吃驚地問道:“鬼子打到徐水了,仗打的咋樣?”

                  一個士兵答道:“我們是警衛連的,不在陣地上,沒著見鬼子,是聽前

                  面下來的部隊說鬼子來了,還沒來得及開火就......”

                  少尉一連搧了他幾個嘴巴,罵道:“誰叫你胡說八道,我斃了你。”

                  關振海明白了,他們是望風而逃,這樣的軍隊他見過不少。

                  他憤怒的問道:“你們連日本人都沒見著,就一窩蜂似的逃跑,把徐水

                  拱手讓給日本人,就不怕你們的上司追查責任?”

                  那少尉說:“我們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不是逃跑。”

                  關振海不明就裏,聽他說是奉命撤退,自己當然不便幹涉,便不想再與

                  他們啰嗦下去,喝道:“你們給我聽好了,你們是國軍,不是土匪,就是撤

                  退也不能禍害老百姓,把物品各歸原主,回去找你們的長官歸隊。”

                  這夥人只好乖乖聽令,把物品都送了回去,提著發還的武器要走。

                  就在這時,幾個村民跪倒在地喊道:“長官,不能讓他們走哇!”

                  關振海頗覺爲難地問:“還有事嗎?”

                  一個村民出來指著那少尉和一個上士道:“他們**了我嫂子,還開槍把我哥打死了,不能讓他們就這麽走了。”說著就要撲上去與他們拼命。

                  這時已有幾個村民,從一家民房裏擡出兩具屍體,放在了街邊。

                  關振海過去仔細一看,那男的是被槍彈所殺,女的是被奸汙後,見丈夫已經被害身忘,痛不欲生,便撞牆而死,這景象實在慘不忍睹。

                  關振海見狀便問那少尉和上士:“是你們幹的嗎?”

                  誰知那兩人有槍在手,膽子便大了,一拉槍栓道;“是又怎樣?”

                  關振海向遊大勇打了手勢,弟兄們一擁而上,就把他們的槍下了。

                  那兩人沒了武器,馬上就跪下了:“長官高擡貴手,下次不敢了。”

                  關振海最痛恨潰兵搶劫老百姓,糟蹋女人,這夥人出爾反爾,剛剛還說以後再也不敢了,轉眼就如此凶橫,足見是無藥可救的敗類。

                  早已怒不可竭關振海冷笑道:“還有下次,見閻王去吧!

                  他嘴裏說著話,手中的槍“砰砰”兩聲,便將兩個歹徒處決了。

                  另外幾個潰兵嚇得一齊倒地磕頭求饒:“長官饒命,我們可沒殺人。”

                  “你們再膽敢爲非作歹,他兩個就是你們的下場,快滾!”

                  潰兵擡著屍體跑了,村民們幫著收拾現場,騎兵們也回到了破廟。

                  小說《鐵血春秋》 第三章 神泉堡義膽除惡賊 鄉親們灑淚別英雄(上)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宮廷小說
                  3. 仙俠小說
                  4. 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