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kbd id="g8d3ja"></kbd><tfoot id="g8d3ja"></tfoot><th id="g8d3ja"></th>
          • 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曆史軍事 >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更新時間:2019-10-18 14:48:18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棱角刺刀 著

            連載中 林振馬雯月 宮廷娛樂圈寵婚歡喜冤家

            完整版小說《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是棱角刺刀最新寫的一本曆史軍事風格的小說,主角林振馬雯月,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1645年,清軍一路南下,明清兩軍血戰揚州,明軍敗北,前錦衣衛總兵梁茂在雁停山迫于形式跳入崖底,沒有想到落入前年古潭之中,而這個古潭竟然是後漢兵工廠,而後幸得一盜墓賊之女相救,而後兩人心底深愛著彼此,...

            精彩章節試讀:

            晨曦縷縷。

            微微凸起的晨曦,紅彤柔美,讓無家的風暫時停止漂泊,它們靜靜地等待朝陽披染紅霞。

            “叽叽喳喳......”

            枝頭小鳥在如雪花蕩漾的槐樹上歡聲雀躍,停留在花葉上的晨露熠熠閃爍,怡然清新長出的新葉,青綠瑩瑩。

            甯靜的空氣清晰躍然山體,安靜舒佑的環境預示著這是一片充滿美好與幻想之地,前方的路也越來越明朗。

            霧霭微弱漂浮在峻嶺樹頂,它們等待紅霞耀然,也盼望自己身上也能披上一點紅霞,隨後再爲碧藍天空而共同離去。

            洞內的篝火熄滅,一縷縷穿透茂盛枝葉的晨曦稀薄照進洞口。

            林振抱著刀,守在馬雯月身旁,靠著石壁暗沉沉的打著瞌睡。

            她。

            有所知覺,表情苦不堪言。

            “哎呀,我的背好痛啊!”

            柔弱又清脆的聲音讓人直感憐惜。

            林振聽見馬雯月醒來之聲,趕快放下手中之刀,起身看見馬雯月醒來卻不能動彈,痛苦不堪,全身有氣無力,滿臉蒼白,無可奈何又左右不是。

            “姑娘,你沒事吧?”

            林振驚醒,慰情懷露心態,暗暗擔心一片。

            “大哥!我的背,好痛啊!”

            馬雯月稱林振這一聲大哥,直讓林振的心,如鏡片裂開破碎一般,痛痕連連。

            林振伸出右手想摸一摸馬雯月的額頭,突然又感到自己輕薄,便問:“姑娘,你的情況看起來不怎麽好,我可以爲你......這個......額......。”

            馬雯月微微眨眼點頭。

            林振一摸馬雯月的額頭,冰涼之感讓林振面色失衡。

            “姑娘,你到底怎麽了,告訴大哥,大哥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好起來。”

            她,微微張開柔弱的嘴唇,輕柔弱言:“大哥,我的背,好痛啊!”

            林振一聽,尴尬失態,看著自己打暈馬雯月的右手輕言細語:“都是大哥不好,酒後發瘋,額......現在讓大哥看一看你背上的傷勢可以嗎?請你放心,大哥絕對沒有輕薄之意,而是......。”

            “好。”

            馬雯月點頭弱聲,感覺已沒有了抵抗力,不過她微微帶笑。

            要知道,明軍錦衣衛從未如此溫柔又關懷備至。

            事不宜遲。

            在准備解開馬雯月衣物時,見馬雯月嘴皮幹燥,先拿出竹筒,輕言細語:“額,姑娘,我見你嘴唇幹燥,要不你先喝一點水吧。”

            “謝謝大哥!”

            林振點頭一笑。

            沒有想到馬雯月一口喝到底。

            “不好意思,喝......完了。”

            林振帶著笑容,又拿出一個瑟消青顔的竹筒說:“喝完就好,想吃東西嗎?這是我昨夜爲你准備的竹筒蒸米飯。”

            馬雯月微微搖頭,她,面對林振的輕聲細語,怪責之意,全無,反而面帶花色顔開之笑臉輕望林振。

            馬雯月的樣子看起來非常不樂觀,看起來急需要找到病根醫治。

            林振扶起馬雯月,慢慢揭開她的衣冠,再輕輕將其扒開。

            一見馬雯月痛苦的根源,林振驚呆了,後悔莫及。

            沒有想到自己會對一弱質女流下如此之重之手,馬雯月雪白又潤滑的後背肌膚上,一個鮮紅的五指掌印印在背上,惋惜淩人。

            林振一見,感到後悔不已。

            心疼惋惜又忏悔。

            林振輕聲解釋:“姑娘,真是不好意思啊,昨天清軍追得很緊,我把你的外衣脫了,讓......呃......,讓人引開了那些清軍,不過你放心,我絕對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姑娘的事。”

            “沒有關系。”

            林振趕快爲馬雯月穿好衣服,在將自己的披挂把馬雯月包裹了個嚴嚴實實,低聲細語:“真是對不起啊!姑娘,是......我昨日太用力了,都怪我喝酒喝多了。”

            馬雯月輕輕的搖頭晃腦,輕聲說道:“大哥!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就快要死了?”

            馬雯月這一聲淒冷之語特感悲觀絕望,她帶淚的眼珠默默滾出,那是讓人寒心之淚,讓林振之痛,痛入心扉。

            林振細心說道:“姑娘莫感悲觀,錯在我,我會盡力補救,我這就把你送回岑州,讓你......。”

            馬雯月馬上抓住林振的右臂,苦苦哀求:“不,大哥!我不能這樣回去,我這個樣子回去,爹爹一點會心痛備責,再說我衣冠不整的回去,路人一定會當做笑料,那些人定會說我是一個失去貞潔的女子,我不能讓爹爹顔面無存,小女子求大哥了。”

            林振不由自主握著馬雯月的右手,眼看破蒼穹,心思穿韻味,坦然蕩漾,絲絲入扣之言:“現在戰亂四起,現在所有的郎中都被強征入京救治傷兵,事到如今,我只有帶你回南京治療,好嗎?”

            馬雯月微微點頭:“有勞大哥。”

            林振點頭說:“我這就背你去南京好嗎?”

            “嗯!”

            山路蜿蜒曲折,步步征服。

            枝繁葉茂遮眼,緩慢移步。

            斜坡陡峭難行,小心掠過。

            馬雯月靜靜的躺在林振背後,顯得那樣平靜又對林振滿腹狐疑。

            ‘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性情如此爆虐,不到一天時間又溫順如兔。’

            路過槐花樹下,她的眼睛,幻想著別致美景,是爲他們而存在。

            林振擔心馬雯月會睡著失去自覺,便主動問起:“姑娘,我可以問問你叫什麽名字嗎?”

            馬雯月輕輕點頭:“當然可以,我叫馬雯月,駿馬奔騰的馬,雨文爲雯的雯,月......。”

            “月是不是昨晚如檸檬之月的月呢?”

            林振這一聲搶說帶問,讓馬雯月欣喜自悅,樂不思蜀,默默自戀:“是啊!我爹娘告訴我,我是在月最圓時出生,所以父母爲我起名雯月,意思是指夜最美的日子,咦,大哥,你叫什麽名字啊?”

            林振睜大眼睛,開始讓馬雯月後知後覺:“我呀!我叫林振,雙木爲林的林,振奮人心的振,我出生的時候,海寇猖獗,朝廷抗寇初期,氣勢及弱,沒有想到我的出生,讓我軍突然氣勢磅礴,所以我的名字就叫林振奮,但名字叫振奮多難聽啊!所以我父親爲我把奮字去掉。”

            “哦!原來你叫振奮大哥啊!”

            林振卻非常尴尬:“振奮大哥太難聽了一點點吧,如果小妹願意,叫我林大哥吧!”

            “嗯!林大哥!”

            林振微微一笑,即使滿頭大汗,鹹汗侵入嘴唇,也無動于衷,依然挺步邁前。

            汗水。

            一滴滴。

            滴入馬雯月的袖口,很快濕透了一片飄飄的衣袖。

            “林大哥!你累嗎?要不坐下來休息一會吧!”

            “不累,趕路要緊,因爲我急切的希望你能夠朝日康複。”

            馬雯月用衣袖輕輕又溫順的爲林振擦去臉頰的汗水,情觸心窩。

            時過九後。

            跋山涉水,不拒疲憊。

            路過一偏僻的河流處時,林振對馬雯月說:“馬姑娘,你餓了嗎?”

            “有一點點。”

            “我這裏有昨夜爲你准備的竹筒蒸飯,要不要吃一點?”

            “好。”

            林振將馬雯月放在一大石塊上,此時擦去汗水,再看看天,遠遠望去山巅,藍天白雲連著青山綠水,小溪流水清澈見底,四處安詳而又寂靜,只是感覺少了一個可以永久居住的小家。

            打開青瑩變瑟的竹筒,裏面的米飯,猶如雪白積雪一般美麗,雖已冷卻,但還有米飯的馨香味隱約飄出。

            她,帶著欣喜滿滿的淡笑說:“林大哥,這飯真香啊!就像這飯結合了這裏的山山水水擡露的香韻。”

            一聽這話,林振滿心喜悅,心宛如灑下的陽光,迎接著一片喜悅與情願。

            “是啊!這竹筒生存在最舒適甯靜的環境,它韻意了大自然最美好的環境,所以用它蒸的飯會很香。”

            清香的米飯讓餓了一天的馬雯月有了食欲,歡快之言:“我從小到大都沒有吃過這麽好吃的米飯,真希望一輩子都吃到這樣的米飯。”

            林振突然一臉沉重:“可惜......。”

            “可惜什麽?”

            “可惜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吃上這樣的米飯,現在戰亂連連,四處又饑荒成災,難道我大明江山真的保不住了嗎?”

            林振閉眼,緊握拳頭。

            馬雯月低頭不敢再吃,小聲說:“林大哥!你......是不是很恨我們滿清人?”

            林振龐然睜開眼睛,看著刺眼的陽光,陷入青春無奈之中:“恨與不恨,我也不得而知,仔細想想,是我們朝廷小人當道,昏庸無道,現在我才發現其實並不是我們敗給你們,而是我們自己輸給了自己,凡事莫怨天無情,事事是皆人所爲。”

            “林大哥!我渴。”

            林振點點頭說:“你在這裏坐一會,我這就去爲你打水。”

            “好。”

            馬雯月拖著痛苦不堪的身軀,用添慕加情的眼神,一直凝視著林振的背影。

            小溪河畔,林振打水,在映靜清澈見底的溪流裏看見了自己的面貌,小溪靜靜的流淌,歲月悄悄的流逝,珍惜眼前人,有一個溫暖的小家夢幻在流水之底。

            林振身爲一朝武將,多盼望,國強兵壯,自己領軍操練的兵馬,所向披靡,縱橫華夏江山,而盼望中的煙火人間,人均富裕,民衆豐衣足食又遠離戰亂的生活,澎湃于水流處。

            他閉上眼睛,不斷洗臉,從夢想中的美幻中回到現實,不斷用流水洗臉。

            “林振,你是明朝領兵打仗的武將,你定力剛硬,不要胡思亂想。”

            不一會功夫,水,送在了馬雯月身前。

            林振打開竹筒說:“馬姑娘,請喝水。”

            “謝謝!”馬雯月雙手輕柔的拿過竹筒,卻把竹筒遞給林振,溫柔體貼的說:“林大哥!你累了,你先喝吧。”

            林振嘴上挂著一縷淺笑,將竹筒推給馬雯月輕言:“剛才我在小溪旁已經喝飽了,你喝吧。”

            “嗯。”

            喝一小口水,清甜入胃,滿心歡喜,人生的最開心就是得到滿足,而自己的最滿足,就是吃飽吃好一餐飯。

            林振蹲下,背對馬雯月說:“時候差不多了,我們上路吧!”

            “嗯!”

            馬雯月趴在林振寬闊的背上,像春天的楊柳,逸出淡淡發自內心之笑顔。

            一路馳騁,一路情逸。

            馬雯月輕聲問:“林大哥!這片地方真美,以後你還來嗎?”

            “我想......有機會,我會來的。”

            一聽這話,馬雯月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一位心狠手辣的錦衣衛,從未如此千依百順。

            “我也是。”

            林振不知該出何語,沉默前行。

            馬雯月又問:“林大哥,我想知道你的夢想是什麽,可以嗎?”

            林振一笑:“當然可以,我有很多夢想,都是我人生逐夢青春留下與變幻的旅途,我很願意拿出來與你分享......。”

            馬雯月:“好啊!那你逐夢青春的時候都有什麽夢想啊?”

            “這就說來話長啦!我從第一天習武開始,首先希望的是吃飽飯,將來成爲武林高手,可事與願違,戰亂紛紛,我吃不飽飯,不得不爲吃飽飯參軍,許久之後,我通過打拼,我成爲一軍教頭,開始操練兵馬,那時我的夢想是國強兵壯,馬蹄可以琴箫九州,踏遍大明的萬裏河山......。”

            “哦!騎著馬逐夢青春的夢想,是不是那樣更快啊?”

            “我想是吧!”

            “那我現在逐夢青春的夢想是把你當成駿馬,這樣我就可以快點好起來,我可以把你當成駿馬騎你不會介意吧?”

            “嘿嘿,當然介意,不過沒關系,看見你笑比什麽都好。”

            “那我不客氣啦!駕......。”

            林振快步而去,一入鄉村,不見蹤影。

            ......

            岑州總兵府。

            一位衛兵匆匆忙忙急梭府,來到冷傾的室寢,單足跪地,低頭大聲說:“小人哈怒達參見冷大人。”

            冷傾正在回想與久宮純一郎決鬥比拳場景,被小兵打斷,轉身說:“有什麽事?你起來說吧。”

            哈怒達見四處無人,走在冷傾耳旁說起悄悄話。

            冷傾聽後睜大眼睛,說:“在哪裏?立刻帶我去。”

            “冷大人,請。”

            九霄山。

            冷傾見到馬匹上捆綁的是一具穿著馬雯月的衣物的草人而氣壞,大發雷霆:“給我下令懸賞,捉拿所有的東洋武士。”

            “是,冷大人,可......這罪詞上該如何寫啊?”

            冷傾思緒一番:“這貝勒爺自然不能得罪,你就這樣寫罪詞,就說東洋武士串通明軍暗殺我士卒,把昨夜陣亡弟兄屍首推出城樓讓路人觀看,再把武士刀與火焰飛镖擺在路擡,讓人觀看,這樣......就算貝勒爺知道我們抓他使喚的東洋武士,他也不能把我們怎麽樣。”

            “是,冷大人,屬下馬上去把事情辦妥。”

            冷傾的胸口微微作痛,昨夜一戰,懷恨在心。

            “等等。”

            “冷大人還有何吩咐?”

            “再多添一句,如果失去武士刀的東洋武士想在我手上再拿回武士刀,可以,就讓他來昨夜一戰之地決鬥,寫明,冷傾恭候他大駕光臨。”

            “是,冷大人。”

            (第六章完)

            小說《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第六章 逐夢青春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娛樂圈小說
            3. 寵婚小說
            4. 歡喜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