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您的位置 : 享閱小說網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以夢爲馬,不負昭華

更新時間:2019-08-07 11:51:12

以夢爲馬,不負昭華

以夢爲馬,不負昭華 沉茉 著

連載中 昭華仲靈 穿越未來情有獨鍾輕松爽文

主角是昭華仲靈的小說叫做《以夢爲馬,不負昭華》,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沉茉創作的仙俠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丟了一顆心,卻找回個天君老公,順帶拐回個幹兒子。他撿了一顆心,卻要拿天君位置換回我,不想在中間差點被截胡。我從未想過會與你有交集,可偏偏扶搖台上是我先撞了你,也是我先動了情。想來你也不會相信,像我這...

精彩章節試讀:

將花枝**瓶中,我自然知道栾溪話中的意思,只是常人都夢寐在西天王母身邊做女官,她卻不懂珍惜。我便連連歎息道:“若是這樣,你午時便走,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了!”

栾溪一時語塞有些氣急:“瑤池仙境雖僻靜,但也免不得有幾個仙子閑話,你聽不到的我卻記在心尖上!現在倒感覺活的不如池中金蓮,既是傷心,便會枯敗。”

時間太久倒將九重天閑話特點給忘了,離開時的謠言沸沸揚揚,卻未料到栾溪替我受著這些。心下實在愧疚,便坐在她身邊說:“從九重天下來這臾數年裏,我做到最多的就是忘卻,如今看到你安好,我便已心滿意足。”

緩緩握住栾溪雙手。自是可以想象這些年間她如何替我鳴不平,又是如何枯死一池金蓮。這份難得的情誼,仲靈此生都不敢忘。

栾溪哽咽著點頭,像是答應了我的要求,神情卻還是濃濃不舍,讓我也險些潸然淚下。忽然間竹窗被人猛的推開,豔豔趴在窗沿上拄著小手問道:“大王和栾溪姐姐,今日幾時凝成氣梯,我好去聚集谷中所有精靈過來......”

但該來的離別終究還是來了。

栾溪顛了顛鮮果包袱,知道我沒少給她裝吃的,便有些戀戀不舍站在幽幽谷入口。伸手捏了捏豔豔肥嫩的臉頰道:“小是小了點兒也肥了點兒,但長大說不准是個俊俏少年郎,到那時我帶你上九重天拐個仙女姐姐?”

聞言豔豔瞬間就一臉頹然。需知那人參精裏也是有個規矩,沒個千八百年精氣也修不出這娃娃身來。

但栾溪卻不知此事,全當豔豔年紀尚幼,還未聽懂話中意思。免得激起身後人參精們的揶揄,我走上前將豔豔掩到身後,這才阻擋了幽幽谷一場大戰。

見狀栾溪撇了撇嘴,拉我到一旁:“還好現在記起來了,要不然你真的會怨我!”這話說的我嘴角一抽,難道漏了什麽大事。

原來昨夜栾溪出來找我,最先看到一片金光包圍住園子,而後晃花了眼才見到地面上抽泣的我。話落間又悄悄戳了我兩下,盤問這谷中是不是藏匿著什麽法器,不然怎麽存活于三界之間?我笑的有些無可奈何,在心中開始懷疑該不會昭華真的來了吧。

見我許久都沒有回應。栾溪也知趣兒系緊了包袱,開始運出靈氣一步步翻著氣梯。

只是礙于栾溪靈力極低,幾經翻騰下來速度便減慢很多。我擡手喚出雲稠帶准備助她一臂之力。

飓風拔地而起吹散了荼蘼花叢,也險些讓躲藏在其中的男子露了身影,匆忙施法隱去所有痕迹,消失在一片白色落花之中,讓人誤以爲剛剛全是錯覺。

豔豔目睹了一切很驚訝,連忙拽著我衣角說道:“原來在幽幽谷裏,還有比我更爲可愛的男人啊!”

我被豔豔說的有些心慌,便故意轉過身子不去看那處樹林,低頭撒謊敷衍道:“地上和地下品種不同,所以修煉的模樣也有所不同!你無需介懷。”

或許是被我認真的樣子騙到,豔豔咬著手指帶著精靈們四下散去。只留下我一人鬼鬼祟祟,開始飄在林中搜尋著什麽蹤迹。

在那徐徐落花中,那抹金色身影卻幻化成一縷金絲,悠然飄蕩在天地之間,又仿佛是在笑我仍就膽怯,不一會就順著幽幽谷裂口消失無蹤。

而相比較幽幽谷這處的閑暇惬意九重天卻十分嚴峻。缪若端坐在流華宮中,秀眉緊皺僵化,只恨不能親自下界。

早在珞羽趕回九重天,將消息轉達給栾溪時,就已然被缪若眼線盯上。只是未料到,昭華竟會悄然跟著栾溪離開,丟下天宮裏一應事物去幽幽谷。讓那閑置五百多年的怨恨,又重新燃燒了起來。

栾溪一路翻騰十分疲憊,待落地看著天門處沒有天兵值守,心下雖有些懷疑,但還是快速提著包袱往前走著。只是當穿過了幻影後才看清面前數十名天將,和一臉沉色走來的缪若天後。手下一抖,便將包袱內的鮮果散落一地。還沒等她回過神兒來辯解,天將就已然用捆仙鎖將栾溪制服,硬生生押往遠處天牢。

看著那鮮果滾落至腳邊,珞羽躲在暗處捂住了嘴巴。

她們三個之中屬栾溪術法低微,根本承受不住天牢任何酷刑。此時再被缪若因昭華天君抓走,恐怕連仙骨元神都保不住!珞羽只能看著天牢門口,一臉焦急卻束手無策。

天牢雖沒焰冰地獄可怕,但其威力卻不可小觑。開天辟地時所留玄石制成鎖扣,加之暗暗湧成的灼氣,使得仙者猶如剝皮抽骨般疼痛。

栾溪才剛被架上去,神識便已經開始模糊不清。

缪若走到栾溪面前仔細聽著那口中的呢喃,而後便輕笑道:“這樣一個卑微小仙,竟然敢背著我去密謀仲靈!”

躲藏近百年,仲靈終是要回來了。當年若不是因爲她突然出現在九重天,昭華又怎麽會重提悔婚一事。這早已注定了的天後之位,險些就要被人奪了去。

如今風波才剛平靜,便又開始想著興風作浪。

隨著周身氣息微滯,缪若難以遏制雙手顫抖。想起多年前一日,她披著才剛趕制出的鳳霞衣,一路步履如飛往儀霄殿走去,想要將這份喜悅分享給昭華。

卻不甚在儀霄殿外,意外聽到一段頗有微詞的對話。

玉朱筆應聲落于瓷架,昭華看著面前帛書道:“這原本就不是什麽天作之合,如今一紙和離已是善果,縱使三生石上刻定千年,也難改我意。”

缪若聞言嘴角僵笑,原來昭華一直當這份天緣爲惡果。

殿內另一人勸道:“天君何不再考慮下,如果就這樣昭告天下解了婚書,且不說有損缪若公主清譽,便單論這天宮裏衆仙,都清楚她對您的一片情誼。”

世人都知這份情誼,卻偏偏他避如蛇蠍,這份情誼在昭華眼中就如此不堪嗎!缪若含淚隱忍著,只能將手藏于袖中緊握,殊不知指尖早已刮破掌心。

年少相知經年相伴,這原就應是順理成章,可現在卻不成了。

小說《以夢爲馬,不負昭華》 第八章 栾溪被抓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未來小說
  3. 情有獨鍾小說
  4. 輕松爽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查看全部評論